这尊古神若是出世,变化成任意古神,甚至可以变化成天公地母土伯,同时拥有他们的力量,这已经极为可怕!

  但更可怕的是,他(她)更擅长操纵人心!

  秦牧原本便很奇怪,无论是龙麒麟还是魏随风,又或者是他,在接触到琉璃青天幢之后,都会被这件宝物所迷惑。

  龙麒麟倒也罢了,秦牧与魏随风都是经历了龙汉历史的大风大浪,道心无比稳固之人,然而即便是他们,也会被古神卵所诱惑,不知不觉间迷恋这件宝物。

  刚才秦牧的一缕神识进入古神卵中,更是一下子被发现道心中最为薄弱的部位,差点沉迷在卵中,无法自拔!

  而且秦牧也不曾破去这枚古神卵针对他道心的破绽所创造出的温柔乡,他只是泯灭自己的那一缕神识。

  也即是说,秦牧道心的破绽还在。

  只要有这个破绽,他依旧会被古神卵中的生灵迷惑。

  这是让他感觉最恐怖的事情!

  秦牧收起琉璃青天幢,面色阴晴不定。

  “师叔,这个小女孩已经死了。”余初度的声音传来。

  秦牧定了定神,将古神卵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上前查看,只见刚才那个小女孩已经被柱一古神捏碎了所有的骨头,五脏六腑尽碎,早就没有了气息。

  她的手里依旧抓着一根没有啃干净的兽骨。

  余初度神色黯然,道:“诸天万界,这种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师叔,你就算是牧天尊,也改变不了这一切。嘿嘿,老师他就没有改变这一切……”

  “她还有救。”

  秦牧上前,蹲下身子,指尖造化符文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很是纤细,光芒若有若无,钻入这个小女孩的体内。

  他的造化之道境界高深,已经达到这个时代的顶峰,很快这个小女孩的肉身伤势便已经痊愈。

  秦牧伸出一指,轻轻按在她的胸口,心跳声传来,小小的胸膛缓缓起伏。

  余初度忍不住道:“师叔,古神的神威何等恐怖?他已经魂飞魄散,救不活了!”

  秦牧站起身来,元气涌出,这个小女孩的身体漂浮在空中,沉声道:“能救活。我这个万劫不灭大法师,并非是古神专属的大法师。”

  他催动牵魂引,为这个小女孩牵引来破碎的灵魂黑沙,天地玄门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开始借天公和土伯的力量,为这个小女孩重塑魂魄。

  这是再度改良之后的灵魂重塑神通,与从前不同之处在于,他用天地玄门代替了承天之门。

  他其实完全可以不必借助天公和土伯的力量,凭借他自身的力量,他便可以将这个小女孩复活。

  然而他决定还是要惊动天公,惊动土伯。

  因为,他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牧天尊啊——”

  天公的声音从极高极远之地遥遥传来,传入他的脑海中,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见。随着这个声音,他甚至“看”到了高居在玄都的天公的白眉,长须,以及那充满了雪白光芒的眼睛。

  “你借用我的力量,去复活一个凡人。”

  天公的面目看不清任何表情,声音悠长:“你杀了九州的古神,杀了三柱天的古神,而现在,你却借助我们的力量复活凡人。你还是万劫不灭的大法师吗?”

  “天公,这里的一切瞒不过你,你看到我杀九州古神,杀三柱天,你并未阻止我斩杀他们。”

  秦牧神识在脑海中波动,与这位高高在上的存在对话,道:“而今我要借用你的力量为这个凡人重塑魂魄,你会借给我吗?复活她很简单,我从你那里借来的力量微不足道,对你来说只是汪洋中的一滴水。”

  天公沉默片刻,道:“你会复活九州古神与三柱天吗?”

  “不会。”

  秦牧语气异常的平静,缓缓道:“天公,你早已知道答案,我不会复活他们。古神,并不比凡人更高贵。古神倘若作恶,我也会斩杀古神。”

  “是非善恶,谁人来定?”

  天公道:“狼吃羊,羊何其无辜?羊吃草,草何其无辜?古神以人为祭品,未尝不是狼吃羊。牧天尊,站在天道的高度上去看,你所谓的善恶是非,混沌难辨。天道无私,不因狼吃羊而定狼的罪,不因羊吃草而定羊的罪。”

  秦牧道:“所以你是天公而我不是。我只会站在人的角度去看这些事情。天公,你也并非真正的无私,你是站在古神的角度去看这世界。你可以坐视古神鱼肉世间,可以坐视众生成为古神的祭品,然而我杀古神,你还是心有芥蒂。”

  天公沉默。

  “你会借给我复活这个小女孩的力量吗?”秦牧追问道。

  天公又沉默片刻,道:“牧天尊,秦家子,你可曾想过,你无法改变这一切。当古神不再是天地正统,半神取代了古神,依旧是鱼肉众生。你就算杀了古神,也不过是让半神完全取代古神,那时诸天万界众生的遭遇,甚至不会比现在更好。”

  秦牧固执的问道:“天公,你借给我复活这个小小的凡人的力量吗?”

  天公沉默良久,道:“我借给你。不过,你不可以继续这样做了。你不能继续屠杀古神,倘若你屠杀九州古神和三柱天的消息传扬出去,那么会将其他古神推到你的对立面,成为你的敌人。”

  秦牧道:“我该笑颜相对,坐视他们把我的族人当成祭品,与他们谈笑风生,装作没有看见吗?天公教我。”

  天公道:“你可以站在天道的高度去看众生,一切平等,不用干预。”

  “所以我不是天公。”

  秦牧笑道:“我只是一个人,普普通通的人。脱落了人这个族群而成为天公,我便不再是人。天公,其实你也可以约束古神,让古神们不再享用血祭,不再贪恋祭品。”

  天公叹了口气,道:“我会试着约束他们,告诉他们,给予你和你的族人应有的尊重。但是我不会勉强他们,这样有违天道。”

  秦牧点了点头。

  他继续催动天地玄门,感应土伯的力量。

  土伯也感应到他的法术神通,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他。

  “土伯为何没有阻止我借用你的力量去复活这个小小的凡人?”

  秦牧问道:“我杀了九州古神和三柱天,让他们魂飞魄散,作为古神的万劫不灭大法师,我却没有复活他们,反而复活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土伯难道不生气吗?没有疑惑吗?”

  “或许因为,我曾经为人。”

  土伯淡漠道:“曾经,我作为阿丑,是一个人族,是一位老母亲的孩子,一个妻子的丈夫。她们没有嫌弃我。从那之后,我感觉自己从道中诞生的思维意识里,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他的声音宏大,语气依旧似乎没有半分感情在其中:“我想我被人性污染了,不再是纯粹的道生神。因此我可以理解你。但这一点人性,也是我不如天公的地方。”

  “我明白了。”

  秦牧躬身,继续催动神通,将这个小女孩的魂魄重塑。

  这一刻,土伯感觉到自己少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量,天公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没有任何改变。

  而那个小女孩,却已经悠悠转醒,张开了眼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牧神记(牧神纪),牧神记(牧神纪)最新章节,牧神记(牧神纪)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