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座座天宫崩塌,京百川身后的凌霄宝殿也自崩溃坍塌下来,京百川伸出手掌,似乎想要阻止自己苦修的天宫崩溃,然而他的身体却随着毁灭的天宫一起倒下。

  最终,所有的天宫消失,化作天地间的灵气灵力,只剩下京百川的尸体仆倒在云罗宫的废墟中。

  秦牧向前走去,搀扶起倒在尘埃里的余初度,沉声道:“烟儿,不要留活口,魂魄也不能留着,我不希望昊天尊查到我的头上。”

  他一声令下,烟儿兴奋起来,身躯一晃化作龙雀,扑向那四尊玉京境界的强者,龙麒麟则纵身跃上楼船,向船上的神魔杀去。

  余初度气喘吁吁,无法站起来,只得坐在地上向秦牧躬身道:“多谢牧天尊前辈……”

  秦牧笑道:“叫我师叔便可。”

  “师叔……”余初度惊疑不定。

  秦牧微微一笑,正欲说话,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极为动听,却幽幽道:“牧天尊,你杀了昊天尊的弟子,难道不怕死吗?”

  “那么天师为何不阻止我?”

  秦牧转过身来,向站在不远处的白玉琼看去,笑道:“鹊菲茵,好久不见了。那块玉佩,还挂在你的元神上吧?”

  白玉琼一身白衣,与前世喜欢穿的红衣大裳不同,她的身姿婀娜曼妙,像是羊脂白玉,肌肤柔嫩如琼瑶。

  她的面色复杂,迎上秦牧的目光,提起手,又放下,心中纠结不已。

  “牧天尊,我乃是天庭的第三天师,按理来说应该拿你归案,但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那块玉佩,我现在可能还是个懵懂无知的丫头,被阴天子杀死一遍又一遍。”

  白玉琼叹了口气,气吐芝兰,道:“我恩怨分明,这次,我不追究了,就当做没有发生过。甚至我还可以替你在昊天尊面前打掩护,牧天尊,你我别过……”

  她转身要走,秦牧笑道:“鹊菲茵,还记得你的师父吗?”

  白玉琼身躯微震,停下脚步。

  秦牧继续道:“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之谜吗?不想知道为何阴天子一次又一次的杀你,并且放你转世吗?那根朱雀翎羽,没有让你想起一些什么?”

  白玉琼取出朱雀翎羽,怔怔的看着朱雀圣火。

  秦牧眉心竖眼张开,眼瞳深处,天帝太初之卵上一道道太古大道符文亮起,汇聚成视线,秦字大陆震动,幽都大道翻起道道涟漪,涌向大陆中心的太初原石。

  原石将太初之道和幽都大道汇聚,第三神眼的威力渐渐提升。

  秦牧以眉心竖眼去看白玉琼,顿时看到这位女帝的一生传奇经历。

  从白玉琼的诞生,到她成为神通者,再到成为神祇,一次又一次的避死,避开阴天子的暗算,又到她在开皇时代名动天下,暗算阴天子。

  秦牧的目光更加深邃,看到她的前世,前前世,一次又一次的回溯她的死亡历程。

  白玉琼站在那里,突然将手中的朱雀翎羽抛开,转身一笑:“牧天尊,我不想知道。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这世间,只有一个白玉琼!”

  她的秀发挥洒,斩断秦牧的视线,转身离去,潇洒翩然。

  白玉琼来到灵能对迁桥前,回眸一笑:“牧天尊,我不是南帝!你若是想让我成为南帝,便是与我为敌!”

  她覆掌印在灵能对迁桥的祭坛上,走入光芒中:“牧天尊,昊天尊死了徒弟,白帝死了爱将,他们必会前来查看,我替你拖延一下时间,你还是趁现在走罢。”

  她的身形消失,灵能对迁桥轰然崩塌!

  “真是个聪明女子,聪明女子……”

  秦牧看着坍塌的祭坛,喃喃道:“要唤醒她,让她成为南帝朱雀,还是不唤醒她,依旧让她做白玉琼?”

  他捡起朱雀翎羽,端详良久。

  他的身后,烟儿杀了那四位玉京境界的高手,立刻帮助龙麒麟诛杀楼船上白帝麾下的神魔。

  秦牧看着朱雀翎羽,心道:“唤醒南帝的神魂,便相当于杀了白玉琼,然而白玉琼不就是南帝吗?即便唤醒南帝朱雀,白玉琼的记忆也不会消失,会变成南帝漫长岁月的记忆的一部分……”

  烟儿飞来,唧唧喳喳道:“公子,事情已经办妥了!我娘呢?”

  秦牧将朱雀翎羽交给她,道:“烟儿,你娘亲她并不想成为南帝。她太聪明了,从我的言语中猜出她是南帝的转世身,然而她觉得做白玉琼或者说是做鹊菲茵更好。她觉得,她觉醒了南帝的记忆,便是白玉琼或者鹊菲茵的死期。”

  烟儿有些茫然,喃喃道:“可是,白玉琼,鹊菲茵,南帝朱雀,不都是她吗?”

  秦牧收起天龙宝辇,为余初度治疗断骨,道:“白玉琼已经断去了灵能对迁桥,她既是要拖延昊天尊或者白帝赶到这里,也是不希望我们回天庭。她更担心我会让她再死一次来复苏南帝之魂。”

  烟儿还是迷茫不解,喃喃道:“可是那都是她自己啊……”

  秦牧不觉想起自己与秦凤青,他的经历与白玉琼很相似。

  当年秦牧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自己,自己独一无二,然而事到头来,他却仅仅是秦凤青肉身中诞生的第二个意识。

  他只是一个意外产生的意识,不仅肉身不是自己的,魂魄也不是自己的。

  他仅有的,就是意识而已。

  后来,秦牧挖眼重生,在那之后,他才是有了自己的灵魂。

  白玉琼的经历与他何其相似?甚至,白玉琼更惨一些,轮回了近两百世,始终为存活下来而殚精竭虑,迫使自己变得更聪明。

  让她接受自己不是自己,只是南帝的神魂转世,她自然很难办到。

  “余初度师侄,能走了吗?”秦牧为余初度治疗完毕,笑问道。

  余初度站起身来,活动了两下,发现肉身上的伤势痊愈,只是元神上的伤势并未愈合。秦牧的造化功可以治愈肉身,但治愈元神的伤势则要差一些。

  “可以走了。师叔……”

  余初度迟疑一下,打量秦牧,道:“我从未听师父说过自己还有一个师叔……”

  “你有两个师叔呢,今后我会慢慢跟你说。”

  秦牧屈指一弹,看守云罗宫的那几尊老神沉沉睡去,记忆也被他篡改,抹去了见过秦牧等人的记忆,笑道:“咱们走吧。天龙宝辇不能用了,乘着宝辇肯定会留下踪迹,被人看到,昊天尊便知道是我下手除掉了他的弟子。余师侄,你知道有那条捷径,可以离开这里快速返回天庭吗?”

  “回师叔,最近的一条路,是从九州中的中央神州,冀州白土那里走,那里有一座灵能对迁桥,是通往白帝天宫的。倘若从星空走的话,只怕要走五六十年才能到天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牧神记(牧神纪),牧神记(牧神纪)最新章节,牧神记(牧神纪)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