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宝殿中,天帝坐在宝座之上,十天尊也都在场,各自正襟危坐,座下文武百官济济一堂,各色神光遍耀虚空。

  下方,公孙嬿叩拜,天帝勉励了几句,让她起身。

  有朝臣上书,赞公孙嬿温良贤淑,德才兼备,感动上天,天帝又勉励几句,命人赐座。

  公孙嬿座下,又有朝臣上书,赞公孙嬿修为超绝,有经天纬地之才,道:“元界地母元君道德败坏,且已伏诛,而今元界群雄无首,混乱不堪,晓天尊镇守元界,独木难支,因此臣保公孙嬿位地德元君,驻扎元界,为晓天尊分忧解难。”

  天帝看向十天尊,笑道:“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十位天尊早有默契,纷纷点头首肯,晓天尊笑道:“陛下做主便是。”

  于是天帝下旨,封公孙嬿为地德元君,许建天宫,麾下可拥兵百万。

  公孙嬿拜谢。

  诸神齐声大颂,殿中神光氤氲,道音阵阵,悦耳悠扬。

  十天尊又赐福于公孙嬿,公孙嬿脑后光晕道道,共有十道光晕。藏在公孙嬿眉心的秦牧神识见到这一幕,不禁头大:“十双眼睛一直盯着公孙嬿,公孙嬿做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他们!”

  正在此时,公孙嬿脑后的一道光晕悄然的散发出一缕神识进入这女子的眉心,秦牧冷笑一声,藏身在公孙嬿眉心的神识爆发!

  潜入公孙嬿眉心的神识显然没有料到里面居然还藏有他人,立刻神识一动,化作一座大罗天!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秦牧的神识竟然也化作大罗天,两座大罗天碰撞,两股神识立刻知道对方身份。

  “太帝!”

  “牧天尊!”

  天帝又赐下财帛宫女林林种种的宝物,道:“地德元君,下界不比这里,下界多有枭雄乱世,还望元君多多镇压,保下界百姓平安。”

  公孙嬿称是,浑然不知自己眉心中已经有一场恶战爆发。

  天帝退朝,十天尊上前道贺,勉励公孙嬿一番。其他朝臣纷纷上前向公孙嬿恭贺,公孙嬿依循着灵毓秀的教导,各种礼数丝毫不乱,端庄大方得体,令朝臣们赞叹不已。

  秦牧留在公孙嬿眉心中的神识更多,将对方的神识大罗天攻破,然而太帝神识对自己的功法更加娴熟,各种神识神通层出不穷,即便秦牧压过他一筹,但也奈何不得他。

  两人的神识在公孙嬿眉心中攻伐不休,等到公孙嬿应付完毕,走出凌霄宝殿时,秦牧立刻迎上前去,在公孙嬿眉心轻轻一点,太帝这一缕入侵的神识立刻被他磨灭炼化!

  “太帝还是了不起,在神识之道上有着极高造诣,非我所能匹敌。”秦牧不禁赞叹。

  这次在公孙嬿眉心中与太帝神识交锋,让他对太帝的本事有了更深的认知。

  太帝能够成为十天尊之一,在神识之道的造诣无人能及,尤其是他汲取了神藏天宫体系,而今在神识神通上,要比从前强横不知多少。

  “公子,我该怎么办?”

  公孙嬿离开凌霄殿之后,便立刻又变成了那个单纯的女孩,心里没有了主见,低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地德元君,我……”

  秦牧笑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公孙嬿不解,秦牧继续道:“你只需要像从前那样,还做你自己便可。平日里浇浇水,养点花,施点肥,捉捉虫子,再养一窝凤凰,跟着司婆婆学一学道法神通。”

  公孙嬿眨眨乌溜溜的大眼睛:“可是,天帝陛下要我建造一座地德天宫,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那就更简单了。”

  秦牧道:“你可以向天帝申请一笔钱财,拿了钱之后,交给延康来为你建造天宫。至于招兵买马,也可以交给延秀帝来办。灵毓秀很乐意帮你做好这些事情。你尽管放心修炼,只要你本事高了,打仗的时候以一敌万,这样便可以了。”

  “还要打仗……”公孙嬿有些惴惴不安。

  秦牧哈哈笑道:“地德元君,拥有了元界的半壁江山,不臣服的势力,可不是要打回来?”

  正说着,那神官返回,带着天帝所赐的各种宝物,宫女百人,还有一辆八凤銮驾,八只凤凰很是美丽,而且异常强大,不弱于秦牧的天龙宝辇的那九条天龙。

  八凤銮驾是诸侯的规格,比天龙宝辇的规格要低了一个档次,但也非同小可。

  公孙嬿登上宝辇,依依不舍的与秦牧分别,宝辇启动,载着诸多宝物与宫女向灵能对迁桥飞去。

  秦牧目送她远去,目光闪动:“嬿儿脑后的十天尊赐福倒是一个麻烦事,十天尊赐福,很难除掉,比古神赐福还要棘手!”

  不过,公孙嬿成为地德元君,开辟地德天宫之后,延康对外用兵便有了名头。

  这是一件好事!

  延康劫后,这些年一直没有练兵,反而削减兵力,哪怕得到了北帝和西帝的资助,有了五雷壶这等厉害的神兵,也没有成立五雷军,反而潜心发展。

  长此以往,哪怕国富,也是富而不强。

  而今延康境内,修成神境的神人已经不少,将这些神人填充到地德天宫中,而且也需要神通者参军,进入战场历练,以备将来。

  就在此时,昊天尊、火天尊等十位天尊从凌霄殿内走出。

  “牧天尊!”

  鸿天尊快步上前,与秦牧见礼,呵呵笑道:“牧天尊竟然一直等在凌霄殿外,为何不去殿内说话?陛下可是一直想念着牧天尊呢!”

  秦牧还礼,哈哈笑道:“我来迟一步,里面已经上朝,不敢惊扰陛下与诸位同僚。”

  他打量鸿天尊,心中直犯嘀咕。

  鸿天尊与他在龙汉所见的大鸿的确有些相似,都是宽袍大袖,不过大鸿是个青年人,而鸿天尊则是个白眉白须的老者,容光焕发。

  两人都是妖族,然而根据宫鋆神王所言,大鸿已死,那么这个鸿天尊到底是否是太帝?

  难道太帝的神识从终极虚空的神识大罗天中下来,又进入了大鸿的尸体中。

  他笑容满面,与鸿天尊寒暄两句。

  两人适才在公孙嬿的眉心中针锋相对,现在却谈笑风生,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牧神记(牧神纪),牧神记(牧神纪)最新章节,牧神记(牧神纪)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