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十一章 文物多师古(下)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2-02 07:32:12 源网站:读一读小说网
  覆汉正文第十一章文物多师古?“凉州局势如何?”刘宽斜躺在榻上,倒是显得神色清明了许多。

  刘松和公孙兄弟各自互相看了一眼,却一时无言。

  “事到如今,有什么不能说的?”刘宽微微笑道。“如今的局面还能再败坏到什么地步?”

  “半月前,朝廷锁拿了左昌,杨公、袁公,还有尚书令刘伯安联名推荐,以扶风名士宋枭代替为凉州刺史,总揽平叛事宜。”公孙越老老实实言道。“但宋枭刚刚到任,朝廷便已经再度遣人锁拿去了……”

  “吃了败仗?”刘宽缓声问道。

  “不是。”当儿子的刘松此时忍不住愤然插嘴道。“这宋枭之前看起来颇有学问和本事,却不料能作出那种糊涂事来。大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到任后干了什么,他居然一到任便上书朝廷,让朝廷征调辽东版印之法,速速印制《孝经》万册,分发给凉州各地,说是如此便能消解凉州士民戾气,并让叛军幡然悔悟,大乱也不战自平……”

  刘松言语中愤然难平,而刘宽倒是微微一笑,显得不以为意。

  “其实。”公孙范忍不住插嘴道。“中台那边有传言,说是宋枭并非糊涂至此,乃是到了凉州后见到局势崩坏,无可救药,这才想了这个法子以求脱身。”

  刘松一时愕然。

  “反正他也没打败仗,只是无能与糊涂而已,最多有暗讽张让、赵忠阿父阿母之意。”公孙越也沉声答道。“故此,槛车入洛后花点钱,还是可以从容脱身的,反倒是留在凉州,就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刘松彻底语塞。

  “我晓得了。”榻上的刘宽叹了口气。“就是好奇而已,今日并非是论及凉州……叫你们另有他事而已。”

  三人齐齐在榻前紧张了起来。

  “看你们的样子也猜到了。”刘宽失笑道。“我要死了,我死后……”

  “大人!”

  “恩师!”

  “老师……”

  三人几乎是齐齐跪下。

  “都起来。”刘宽不以为意道。“冬日便该死的,但谁让你们做门生的和当儿子的照料的如此之好呢?又是整日洗手,又是非沸水不喝,又是每日饮酒限量,又是地龙,又是通风……想不活下来也难。但是,如今天下之事到了这个地步,就请许我学宋枭那般自私一回吧!再不死,我怕就当不成这个汉室老臣了。”

  三人旋即黯然。

  “此生与人为善,并无仇家。”刘宽微微叹气,望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缓缓言道。“而身为宗室重臣,授业帝师,屡任太尉,却坐视天下沦落到如此局面,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前途与勉励之语可以托付给你们……我之前在老家弘农的大河对面,也就是河东境内王屋山下,上党、河内交界那片地方,买了一块地……我儿应该知道。”

  “是!”刘松低头啜泣道。

  “天下汹汹,河南必然遭乱,到时候将你母亲的棺木也起出来,连我一起在彼处薄葬。”刘宽感慨道。“弘农老家田产、家业,趁着还能有些用处,全部拿出去换成粮食赠与乡人。”

  “喏!”

  “若以寻常论,其实也就是这些了。”刘宽仰头叹道。“唯独一事,既然文琪在河内,便将我的丧事全权交给他来处置吧,你们不要理会了……但我死之前,不要惊动他。”

  公孙范低头不语,公孙越沉默以对,倒是刘松有些难以接受:“我……”

  “我本不想留什么身后言。”刘宽看着自己长子缓缓说道。“但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得不多说一句了。”

  刘松赶紧下跪。

  “我儿,”刘宽依旧缓缓言道。“那杨氏养子一个比一个聪明,可我却一直希望你能愚鲁无知,非是无能为,乃是心存私情,不愿你为聪明误……我如此安排与叮嘱,你若还是熬不过风浪,那只说天意如此了。”

  刘松万般无奈,只能俯身在地上叩首,表示愿将对方身后事全都交与公孙珣处置。

  “文典、文超。”刘宽复又扶着床榻向剩余二人言道。“既然说到这里,也不好不与你们一句言语……你们二人既然有了文琪这个兄长,就要懂得谨守本分,可退不可进,可守不可攻,可让不可取,如此,方能持久。”

  公孙兄弟不敢怠慢,也是叩首相对。

  “好了。”刘宽忽然又笑了起来。“我这辈子好为人师,却教出了这么一个学生,哪里有脸面在这里再与你们说这些呢?还是不说了,你们扶我起来到院中去……连月节制,且取些酒水来,陪我一醉。”

  三人皆不敢违。

  夜色熏熏,同一片星空之下,河内怀县城中,公孙珣也在与几名心腹一边于后院中饮酒一边感慨时事。

  “文琪白日过激了。”吕范忍不住出言相劝。“所谓材木文石之类终究是杂物,置办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何必说出那种言语?”

  公孙珣抱着自家大女儿在膝盖上,而阿离又抱着一只猫在她怀里,之前父女二人正盯着那只胖猫去舔洒在案上的酒水,对于吕子衡的话宛如充耳不闻。而一直到胖猫被酒水呛得不行,奋力挣脱逃走后,我们的卫将军方才松开手,让自己女儿在仆妇的照看下追猫而去,也方才看向了几名候着自己的心腹。

  “子衡错了。”公孙珣自斟自饮了一杯,方才摇头言道。“这一次我如此失态,并非是为所谓材木文石之事……”

  “这是何意?”娄圭一如既往问的最快。

  “这是天子不可救药之意。”替公孙珣作出回答的,乃是已经喝了不少的戏忠。

  不得不说,董昭不在,法家出身的戏忠对于这些东西的见识格外出众,在公孙珣幕中渐渐有一种不可或缺的感觉,也难怪他会在短短时间内就得到了极大的信任与倚重,早早来到了这位卫将军的核心幕僚圈……同时期的枣祗,不是不好,但在有王修存在的情况下,他并非不可替代,所以挤不到这里来。

  吕范低头稍一思索便明白了过来:“志才的意思是,天子一朝拉下脸来,怕是会就此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一发不可收拾?”公孙珣举杯冷笑道。“这叫破罐子破摔!”

  “从往日行径来看,天子心里还是比较明白的吧?”娄圭实在是不擅长这些。“真是奇怪,免税的也是他,加赋的还是他!既然免税,说明他懂得冀州百姓需要休养生息,可既然懂得,为何又会如此贪婪无度?”

  “这跟明白不明白没关系。”公孙珣应声道。“越是聪明的人,放纵起来就越是肆无忌惮!说白了,就是独夫民贼一意孤行,所谓怙恶不悛而已……如志才刚才所言,此人已经是无可救药了!”

  “那君侯又该如何是好?”自知掺和不进这些话题,所以韩当向来沉默,但此时也依旧忍不住问了一声。

  “问的好。”公孙珣放下酒杯,正襟危坐,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几名心腹。“这便是问题所在了……我之前只以为加赋一事乃是特例,但今日看来,天子一旦放纵起来,破了为君的底线,那有一就有二,有二便有三!我不能因为得了他一个卫将军的名号,便次次被他逼着在火上烤吧?!长此以往,我多年积攒的声望、威德,怕是要被这位天子给连累到丧失殆尽也说不定!”言至此处,公孙珣无奈摇头。“怪不得袁本初一直没有出仕,后来却依旧……其人还是有些见地的!”

  “如此说来,君侯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带着七分醉意戏忠似乎早有腹稿。“那便是‘隐’!”

  “隐?”吕范微微蹙眉。“你想让文琪辞官归乡?”

  “并非如此。”戏志才扶着酒壶从容对答。“依法家来看,隐有‘大隐’、‘中隐’、‘小隐’,而今日之局面,君侯也有对应的三条隐退之路……”

  “说来。”公孙珣赶紧催促。

  “一个是入朝为卿,或外出为将,而无论是在中枢做闲职,还是在前线平叛,都可以万事不理,装聋作哑……”言至此处,戏忠微微一笑。“这叫大隐。”

  众人恍然颔首,毕竟,之前为加赋的事情,常林就一度向公孙珣提出过这样的建议。

  “其次,是自求贬斥,暗中运作偏远之地,在彼处坐观形势。”戏忠继续言道。“天子要加赋也好,要什么宝物也好,给他就是……反正离得远,天下人也看不到君侯是如何应付差事的,既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收买人心,也不知道有没有虚应差事,这就叫中隐。”

  众人心中纷纷微动,便是公孙珣也停止了自斟自饮。

  “至于说最后一种隐法,那便是干脆辞官,回家读书养望!”戏忠举杯笑道。“不过,既然如此,走前不妨煊赫一些,弄出一些事情来,好让天下人忘不掉君侯……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一种大概说法,真正操弄起来,还是要因地制宜,因时而变的。”

  “我觉得中隐最好。”戏忠刚一说完,娄圭便迫不及待。“君侯不妨求渔阳、右北平之类家乡边郡,在彼处坐观成败!如今看来,这局势果然只有两三年了!”

  公孙珣微微颔首。

  “我觉得大隐或许更佳。”吕范赶紧正色言道,却又微微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置若罔闻的王修。“须知道,将来无论要做何事,名位都还是很重要的。”

  公孙珣也顺势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修。

  王叔治感觉到了目光,也是无奈开口:“君侯不妨兼以大隐与中隐,自求为将平定西凉,既可以存身,又可以报国安民。”

  “报国!”醉意熏熏的戏忠嗤笑一声,借着酒意质问道。“王从事何必佯做不懂呢?君侯请你到此处,可不是要你教他如何报国安民的。”

  “报国安民总是没错的。”王修避席正色对着喝多了的戏志才言道。“志才兄劝君侯‘隐’,不正是因为河内不能报国安民吗?而君侯欲有所为之事,难道不正是想要安定时局,报国安民吗?”

  戏忠刚要再说,却见到公孙珣抬手示意,便立即闭嘴。

  “好了,”公孙珣摆手道。“叔治所言不差,若非是天子实在无耻,我何必求他路报国安民?只是叔治,凉州我不会去的……那地方,我也是看明白了,已然是坏到了根子上,我一个幽州人,或许能打胜仗,却平不了叛。”

  王修微微叹气,复又对着公孙俯身下拜言道:“君侯……无论如何,请务必看清人心背向再做决断,莫要误判形势。”

  “那君侯意欲何为呢?”王叔治话音刚落,娄圭立即帮忙打了个圆场。

  “等我写信问问董公仁和审正南吧。”公孙珣不由摇头道。“之前就暂且拖着……反正以眼前的局面,我不信天子会因为我拖欠了他几千万钱便直接要我这个卫将军、蓟侯的命!”

  “这倒是实话。”已有八分醉意的戏忠跟着笑道。“天子毕竟是心里清楚的,如今这个四面起火的局势,他怎么可能会擅自杀一个平叛得力的将军呢?还是出身幽州世族的名将!依我看,便是天子真的动怒想要处置君侯,也不过就是削爵、降阶,然后入朝闲置,或者贬斥边地……反而如了咱们的愿!”

  “这不就得了,且饮……”公孙珣闻言连连颔首,然后举杯示意。

  “君侯!”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忽然在远处大声请见。“赵国董中尉来信,刚刚来到。”

  “说公仁公仁便到。”公孙珣当即失笑,然后赶紧示意对方送上信来。

  众人也是好奇不已。

  然而,公孙珣当众撕开信封,只在头顶火把之下读了一个开头,脸色便陡然有些萧索起来,复又将信折叠收入怀中……一众心腹愈发不明所以。

  “全是坏消息。”公孙珣长呼一口气言道。“之前只看洛中发来的公文还不清楚,公仁这封信却是说的明白……瘟疫刚平息,加赋的事情就到了,老百姓抛家弃业去做盗匪和流民,如今冀州到处都是持械作乱之人,光打起旗号公开攻城略地的便不下十余股。据说,钜鹿太守郭典郭君业去救援治下城池时,被黄巾余孽联合多股山贼给围在了钜鹿泽中,如今生死不知……皇甫义真正在匆忙调兵去救他。”

  众人皆与郭典有所接触,知道那是个忠直之人,闻言也是感慨不已。

  “只看到此处便不想看了。”公孙珣继续举杯言道。“时事艰难,今日且放纵痛饮一回,明日再看董公仁说了什么!”

  几名心腹闻言,赶紧杂乱捧杯,准备陪自家君侯一醉。

  “军中还有酒吗?”依旧是同一片星空之下,钜鹿泽深处,黑漆漆的夜色中,头发花白的郭典忽然扭头问向了自己的外甥京泽。“天明将有苦战,且容我……润润喉咙。”

  ————我是各怀心思的分割线————

  “后汉中平二年,灵帝发修宫钱,税天下田,亩十钱。关东既遭大疫,张牛角等十余辈并起,所在寇钞。复凉州乱起,连破州县。太祖在河内,虽治,多闻噩耗,乃常夜饮达旦。王修在侧,谏之,太祖对曰:‘天下汹汹而无能为也,今日知何谓忧心如醉!’修闻之,复从醉也。”——《旧燕书》.卷六十八.列传第十八

  PS:补昨天的……昨晚上发出去以后,都不敢看书评和qq,生怕被骂,果然我这人性格有点小别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读一读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