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四章 陌上显大德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1-25 17:37:43 源网站:读一读小说网
  “可惜!”收起名单后,公孙珣一声长叹。“叔异兄前途远大,早在七年前便是议郎,我是不好擅自取用的……但若是河内治政稍有疑难,还请你届时不要推辞。”

  “若非如此,为何倾心而出,尽入将军囊中啊?”司马直昂然起身,恭敬行礼。“天下动乱,正需要将军这种人物来安抚乡梓的……将军但有所求,直虽德行浅薄,却也可尽绵薄之力!”

  公孙珣真的是愈发欣赏这种人物了,有道德、有能力,又不做作。

  不过,欣赏归欣赏,除非人家自己主动弃了仕途,否则这真不是公孙珣可以取用的人物。实际上,眼见着对方颇有治平之念,想来也是早存了要尽快出仕,主政一方心思的!故此,他公孙珣此时所能做的,不外乎是向朝廷举荐和推崇此人一番罢了。

  总之,这次拜访堪称意外之喜,公孙珣收获良多之余还认识了一位难得的人物……说真的,他刚才差点就想问问对方,是不是将来会改名叫司马徽了。

  当然,美中不足的一点还是出现了——临行前,司马朗听说要给某人去当跟班,是一万个不乐意!弄的公孙珣也有些讪讪起来,他估计是自己初次相见时便吓坏了还是小孩子的对方,给这厮留了阴影。

  不过,司马直可不管这些,他干脆拎着束带直入西面司马防家中,将司马朗堵在了舍内。而稍倾片刻,更有司马夫人亲自出面首肯,然后还出门邀请公孙珣入堂致意。

  而等到上了堂中公孙珣才注意到,司马夫人身侧居然有一个五六岁的幼童,而其身后尚有一婢女抱着一个襁褓……想来,若非是需要生产,否则司马夫人也不会远离自己丈夫,归乡安居的。

  不过,这个唤做司马懿的幼童嘛!

  公孙珣瞥了对方一眼,却是干脆起身从锦囊里取出了一块用油纸包着,还裹了蜜的饴糖递给了他。而眼见着这小子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后恭敬一礼,接过糖来就吃,卫将军也是不由大笑,却又从锦囊中取出了一块玉来,递给了司马夫人,并昂然笑道:“建公兄养子出色,今日且让大郎随我去,等二郎束发后,不妨也来我帐下为吏!”

  司马夫人当堂曲身一礼,倒是坦然替自家儿子接受了对方的礼物……卫将军、蓟侯,难道还不配提携她的儿子吗?

  而就在公孙珣仗着官威在外面欺负人家丈夫不在家的妇孺之时,房舍内,司马直已经开始亲自为司马朗束发了。

  束发嘛,又不是加冠,哪里有这么多规矩?不过,当司马直解开对方头发,再用束带缠好后,却依旧忍不住叮嘱了几句:

  “大郎!”

  “是!”身材高大,确实已经像是个正经束发之人的司马朗一时失措。

  “世家子为本郡吏乃是寻常举动,并不耽误你读书,将来你父亲为你延请名师,或者有所召,你尽管再去。更不要说,此番赵咨、常林、杨俊、王象,这些县中有才学的年轻人多半是要接受蓟侯征召的,你也可以向他们请教学问。”司马直勉力安慰。

  “我知道。”司马朗点点头,却依旧是眼圈一红。“只是这个卫将军太喜欢欺负人了,我怕跟着他受欺负。”

  “欺负便欺负吧!”司马直一时摇头。“高祖定鼎后,陆贾对陈平言道,说‘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如今四海板荡,一时危殆,虽然天子有振作之意,可局势却摆在眼前,所以往后几年,决定天下命运的已经不是中枢的三公、尚书令了,而是皇甫嵩、朱儁、董卓,还有这公孙珣了,更不要说人家还是河内太守,天然为我等郡君。其实,若非是我养望七年,有心仕途,想于政事上多有所为,否则早就自荐为其幕府私臣了。而既然我与你父不能为之,你身为族中这一代的嫡长,本就该以身作则,哪里能因为人家喜欢逗你便不敢去呢?”

  十四岁,勉强束发的司马朗,闻言赶紧躬身行了一礼,再抬头时已经勉力控制住了表情,只是赶紧言道:“叔父放心,我一定认真侍奉这位将军,不使河内司马氏有碍!”

  司马直微微颔首,然后继续安慰道:“其实你也不必怕他,这位卫将军虽然看起来挺吓人,但其实是个有威德的人……”

  “叔父,我只见他有威风,却没见到有德行。”司马朗咬牙驳斥道。“若有德行,为何还要临子名父?为何还要恐吓里门监?”

  “非也。”司马直摇头道。“我今日在里门前一见他,便知道他是个真正有德之人……你看到他的随行白马骑兵了吗?”

  “自然。”

  “那你注意到他的骑兵都在路上吗?”司马直继续问道。

  “都在路上又如何?”司马朗不以为然。“不在路上还能去沟渠中吗?”

  司马直笑而不答,却是按了按对方与年龄不相称的高大肩头,并推了对方一把:“去吧!外面大概等急了,领着你的郡君去寻常伯槐吧,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侄儿知道。”司马朗躬身一礼,就此转身而出。

  公孙珣自然不知道对方叔侄在舍内说些什么,便是知道了也无妨,而眼见着司马朗换了装束,恭恭敬敬的朝自己行礼,他得意之余却也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那个常林了。

  一行人辞别司马直与司马朗的母亲,然后由司马朗引路,径直去寻常林。

  然而,司马朗小心骑在一匹马上,走过一处里门时,却指着里门干脆言道:“郡君,伯槐兄便在此处居住,不过其人此时必然不在家中,不知是该是入内相候,还是直接去田野间寻他?”

  “此时去田野中作甚?”娄子伯一时好奇。

  “一边要去堆肥,一边还要为冬日到来打柴存贮。”司马朗恭恭敬敬的朝娄圭作揖解释,却不免有些为这位乡人感到骄傲和得意。“伯槐兄这个人自幼家贫,而且束发时便成了孤儿。但他这个人素来讲究身体力行,只要自己有力气便绝不接受别人的馈赠,所以向来是带着经书下地的,干活干累了便读书……”

  司马朗忽然闭口。

  娄子伯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见到一年轻女子提着一个陶罐自里门中而出,远远见到这么多白色战马,自然吓了一跳,却又回过神来曲身一礼方才转身自去。

  “这位正是伯槐兄的夫人。”司马朗小声言道。“应该是给伯槐兄送汤去了……听人说,这两个人成婚数年,便是在田野里相见,也是相敬如宾的。”

  众人纷纷感慨。

  话说,此番众人匆匆而来,普通人都未必知道公孙珣做了河内太守,这常林便是想做戏怕是也来不及……换言之,这常林若真在地里,怕是真的有这份品性!

  又或者换种说法,论迹不论心,人家便是有所图,却能自束发开始自力更生外加读书不止,那也是让人无话可说的。

  实际上,便是娄子伯、戏志才这种最不讲究的人也纷纷无言以对了……要知道,之前司马直那番作态,这俩人便有些不信,所以专门在里中四处打探观察,然而看了半日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那个司马直确实是个朴素而且有德的世家清贫人物。

  至于公孙珣,此时却又想的更多了。

  话说,在内地郡国厮混的时间越长,公孙珣就越是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那便是所谓高高在上的世族,却经常有真正道德高尚、才能卓绝之人的……之前司马直如此,这司马直推荐的常林也是如此,他们其实都是冠族出身,却能谨守道德,严于律己。

  原因很简单,官场如战场,如果没有一定清名做依仗,世族是没法在严酷的政治斗争中将政治权力延续下去的,所以世族的德行教育还是很真实的;而与之相对应的,被世族剥夺了政治权力,处于被压迫地位的豪强之家,反而行事奢侈无度,且素来不法……原因也很简单,豪强没有政治权力,只能把心思放在经济扩张上面。

  这就是阶级是阶级,个人是个人的问题了。

  而事情的复杂性便在于此。

  公孙珣那日给自己母亲写信论及‘大汉药丸’,也是结合着他履任长吏多年经历,重申了他的治平观点的——打破世族政治垄断与豪强经济垄断,以上下通畅的政治权力与财富流通为调解手段,重构社会阶级基础。

  但此时,却又显得有些任重而道远了。

  毕竟,此时此刻,几乎所有政治人才都在士人里面,你需要使用他们自己的才能去打破他们自己的政治特权;然后,所谓生产资料却又掌握在豪强手里,所以你还需要调动他们,去打破他们自己的经济特权……这个就很考验上位者的手腕了。

  “君侯。”娄圭忍不住喊了公孙珣一声。“该当如何?”

  “直接跟上吧!”公孙珣一声叹气,收起心思,便打马而去。

  果然,须臾后,众人真的见到了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妇,那丈夫之前正在田中堆肥,汗流浃背,却未失体统,而妻子更是举罐齐眉。

  话说,周围田野里不是没人,但此时却已经惊慌伫立,唯独这个青年,之前远远见到这么多骑士缀着自己妻子过来,却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堆肥。然后妻子来到跟前,还堂而皇之接过罐子,喝了几口热汤,又谢过自己妻子,方才不卑不亢的从田中走了上来。

  “见过公孙将军!”青年俯身一礼。

  “白马如林,倒是便于辨认。”公孙珣在马上笑道。“你便是是常林常伯槐吗?”

  “正是。”青年起身昂首作答。

  “能让我看看你的手吗?”公孙珣依旧居高临下,颇显失礼。

  而常林倒是依旧从容,直接上前两步,摊开双手。

  “好茧子!”公孙珣在司马朗的目瞪口呆中直接用马鞭蹭了蹭对方手心,这才引众翻身下马,正色言道。“我今为卫将军,领河内太守,欲辟你为我幕中掾属,可愿来啊?”

  “愿从之。”常林昂然作答,干脆至极。

  刚刚从马下滚下来的司马朗愈发恍惚,一脸茫然。

  “你这同乡少年似乎有些疑惑,”公孙珣回头以马鞭指着司马朗笑道。“伯槐可愿为他解惑?”

  “司马家的大郎倒是可堪一言!”常林看着司马朗坦诚言道。“大郎,你须知道,首先,卫将军为本郡太守,是为郡君,我为郡民,这叫名正言顺;其次,天下板荡,正该有卫将军这种威风人物出任一方,安抚一方,还一方平安,而我身为本地人正该襄助他才对,这叫以国事为重;还有,将军刚才虽然看起来无礼,但真正的德行和礼节不在于这些小事……冬日田地荒芜,可白马骑兵数百,却纷纷挤在田间陌上,一路排到里门前都没有踩踏田地,俨然是将军平日间军纪严明,早有叮嘱……换言之,将军的德行是大德,非是礼仪上的小德;最后,我常林读书耕地,自力更生,却非是不愿出仕,不愿为官,如今将军如此威德,我为何不服,又为何不受征辟?”

  刚刚束发的司马朗目瞪口呆。

  “这个呆鸟!”公孙珣忍不住嘲讽了司马朗一声,却又不禁得意而笑。“常伯槐德才兼备……叔治,便让他和枣祗一起随你为副吧!”

  常林和走上前去的王修各自俯首相对,而公孙珣却在冬日田间陌上引着寒风心情舒畅难耐……不管如何,这天下间的士人终于明白,想要保境安民,自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了。

  不枉十年辛苦!

  ——————我是不枉辛苦的分割线——————

  “太祖常出军,行经麦中,令‘士卒无败麦,犯者死’。故骑士皆小心,不敢稍抗。逢冬日,太祖引兵过河内,见一人堆肥于田中,妻携汤至,举罐齐眉,更有经书于梗。太祖细察之,乃顾左右笑曰:‘此非才德士,便为伪行人,当试之。’乃呼之向前,以鞭查起手,见指茧密密,方下马问名求辟,乃河内常林也。常躬身而拜,直应之。太祖大奇:‘吾之无礼在前,卿何至于此?’常林再拜,乃曰:‘得非将军善察真伪否?今冬日田地荒芜,将军引兵而来,骑士皆列陌上,可知将军真威德之人,愿从之。’太祖遂喜。”——《世说新语》.识鉴篇

  PS:你们猜对了,就是常林,曹魏尚书、少府、大司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读一读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