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十六章 铁刃瘦黑立北营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1-11 00:07:36 源网站:读一读小说网
  张纯惊慌是有缘由的。

  首先,当然是公孙珣的逼迫太过于急切,来得快,发作的也快,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时间;

  其次,却是门外这些郡吏、县吏、郡兵军官的集体出现,这毫无疑问进一步展示出了二人的实力、影响力差距……即便是在中山,两人的能量都不成比例;

  最后,便是这个孝服了……

  张纯张叔仁怎么说也是个世家子,虽然经书读的不多,可本朝上下近四百年的一些著名典故他还是懂的。

  而下属们穿着孝服一起来,历史上恰恰是有类似故事的。

  薄昭,是西汉文帝唯一的亲舅舅,前期自然是自家外甥登基并坐稳皇位的重要功臣。但既然是皇帝唯一的舅舅,后期他的不法放纵也是能够想象的。不过有一次,这厮终于干出格了,他居然杀了代表了汉室权威的使者,从而引发了汉文帝的彻底震怒。

  不过,毕竟是亲舅舅,汉文帝便想‘隐诛’……这是汉代的特色,不治你的罪,你自己自杀,祸不及家人,甚至他们该享受什么待遇就享受什么待遇。这种事情,对于好面子的汉人来说是非常常见的手段,两汉四百年就没断过。

  然而,薄昭富贵荣华在身,又有薄太后这个天大靠山,哪里舍得去死呢?于是他一边赖着不动,一边苦苦恳求自己姐姐对外甥施压,看能不能把自己再捞回来!

  但是,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汉文帝手一挥,当即下令群臣孝衣登门,为对方哭丧……这下子,薄昭实在是撑不住劲,便也只好自杀。

  那么回到眼前,张纯听到满城文武属吏全都来孝衣谒见的时候,第一反应自然也是这群人今日便就要把自己给逼死了!他……他能不惊吗?

  想他张纯虽然已经快四十了,可生活这么美好对不对……为啥一定要死呢?

  “府君!”茫然失措中,家人第四次来报。“徐兵曹来了。”

  “喊他进来!”张纯宛如捞到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急切言道,并赶紧起身相迎。

  “府君!”徐盏倒是没穿孝衣,可甫一来到舍前便忍不住直接跪了下来。“臣有罪,昨晚出城回营后便被人软禁了下来,根本没法与府君通气。”

  “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张纯赶紧在舍前扶起对方。“我心已乱,还请徐君替我说清楚形势……”

  徐盏尴尬起身,却是毫不犹豫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府君,无论如何,中山已经不是你能容身之所在了!”

  张纯长叹一声,便枯坐在了舍外廊下……居然是默认了。

  须知道,无论是满朝文武孝衣去见薄昭,还是眼前满城吏员纷纷孝衣来见他张纯,都是一个套路……那就是明白的告诉你,大家伙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全都容不下你了!而且,前者有狠下心来完全可以直接动手的汉文帝做依仗,后者有持节而来真狠下心来你也无处逃的公孙珣做依仗,不要想着作幺蛾子了!

  换言之,被徐盏一语道破后,张纯还是放弃了幻想认清了形势……如此情形,来硬的只能快点死,来软的自己却已经被逼到了某种绝境上。

  “不过,府君不要过于惊慌。”徐盏赶紧又上前劝道。“如今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彼辈孝衣而来,不是以将军不愿出征为借口吗?那为何不顺水推舟,从了他们的意愿,速速引兵出征滹沱河呢?”

  张纯惊愕回头,却一时恍惚……他隐约中好像抓到了一点什么,但又好像模糊不清。

  “府君之所以对出征滹沱河畏惧,无外乎是觉得彼处军中,五官中郎将权威更盛,入之便是死地。”徐盏急切解释道。“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徐君为我细细说来。”张纯忙不迭的握住了对方双手。

  徐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握住的手,咬牙说出了自己的见地“不瞒府君,我觉得滹沱河大营那里是有一线生机的……您想想,彼处有洛中三河五校的军士,有钜鹿郭太守,有护乌桓校尉宗校尉!而且府君一去,向来那常山冯相也是要去的……届时三位太守,一位常设校尉俱在,而府君处于大军之中,看似落入这五官中郎将的手心里,其实他反而要投鼠忌器!”

  是啊!

  张纯听到此处心中不由一动……这么多两千石挤在一起,公孙珣若是来硬的,就不怕其余几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吗?而且自己也可以一去那里便联络交好这些人啊!

  而最关键的一条是,顺水推舟似乎是唯一能够破眼前孝衣之局的法子!

  至于说将来……将来战后必有封赏,自己再活动一下,便可以不会中山了啊!

  “这真是……这真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是死中求活。”张纯一念所在,立即通达。“徐君真是大才!”

  说着,未及徐盏做出反应,这张纯居然撒手起身,就在廊下对着自己的兵曹掾躬身大拜行礼,口称谢过救命之恩。

  徐盏也赶紧大拜了回去,再抬头时却已经是泪流满脸,然后居然便在廊下立誓“士为知己者死,府君与我先有知遇之恩,又有今日大拜之礼,此去滹沱河,我徐盏必然束甲持戈,为府君赴汤蹈火!”

  张纯自然也是感动万分……晨光露水,君臣二人廊下一时相得,倒也堪称佳话。

  就这样,稍倾片刻,张纯本人披甲佩刀,又罩上了一件素衣,昂然而出,不等眼前诸多孝衣吏员说话,他便拔刀而起,慷慨激烈,直言要速速出兵以死报国!

  然后,居然便直接出城,然后敦促郡卒出兵向南去了。

  这当然本就在娄子伯和戏志才二人的计划内……实际上,若非他们心中一动刻意放水,徐盏今早能不能从城外军营中脱身都不好说的。

  话说,中山是六十万人口的大郡,这支郡兵本就是公孙珣一手策划组建的,关羽、韩当、牵招等人多有参与,堪称素质不赖,所以一时间明里暗里得了命令,大军几乎呼啸而动,直往滹沱河而去,倒也干脆。而等到第二日的时候,无极城外的军营便已经空落落的了。整个无极城,唯一吸引人目光的,也自然就只剩下目前无极甄氏嫡脉当家人甄逸的葬礼了。

  葬礼也且不提,只说公孙珣唯一担忧的乃是公孙越的态度。

  不过还好,公孙越到底是个实诚孩子,让他娶个寡妇,但却有如此多的好处,也不是不行……毕竟,这年头婚姻是要论实利的,而美色什么的完全可以在妾室甚至女婢身上索求,不耽误事的。

  当然了,归根到底,还有两个缘故。

  首先,公孙越甫一成年,刚要说亲的时候,恰好亲身母亲去世,于是守孝三年,然后三年期一过又被公孙珣匆匆招来,如今军旅生涯又是大半年,按照虚岁说法,他已经二十四五,等到战事结束去结婚的时候,堪称单身老狗了……还能讲究个啥?

  其次,关键还有一条,便是公孙珣如今的权势地位已然是到了一定份上,隐隐约约有了家长的做派!二者此时的关系,不仅仅是兄弟,更有了一种同时掺杂着家族、君臣味道的人身附庸关系。所以公孙珣指的亲事,做的安排,对公孙越而言已经有了礼法上命令的感觉了。

  总之,公孙越既然无碍,那公孙珣自然也就没什么阻碍了。

  他先是好生替甄逸处理完葬礼,又替对方做出了诸如散财给族人,免租给佃户这种举动,然后还见到了从常山赶来的张夫人亲父,同时还给洛中甄举写了一封信……等做完这些,并将事情彻底敲定以后,公孙珣便将此地事宜交给张夫人父亲和甄氏族中长辈收尾,他本人则去了麻衣孝服,复带着公孙越等人回滹沱河大营去了。

  而早在这之前,果然如所有人想得那样,张纯被迫动身后,常山真定那边的冯歆冯国相也坐不住了,他碑也不刻了,诗也不念了,直接领着常山国万余郡卒来到了滹沱河畔。

  换言之,到此时,滹沱河北岸汉军大营处,累计有持节五官中郎将一位,校尉两名,太守国相三人,六位两千石,聚兵七万众与黄巾军十万余隔河相对。

  而且,双方都堪称‘本土作战’,后勤无虞……故此,一时间,南风呼啸,金戈铁马,所有人都知道,必然要有一番大战将至了。

  “过河吧!”中军大帐中,千石以下的军官愈发没了开口的余地,只见钜鹿太守郭典将兜鍪狠狠砸在了地上,看的对面的冯歆面皮一跳。“我军如今拥兵七万,正该速速渡河破贼!”

  公孙珣将目光从穿着一身孝衣装死的张纯以及其人身后的徐盏身上收回,不慌不忙的看向了郭典“渡河也要讲策略的,敌我十七万大军隔河对峙,若要强渡,稍有差池先渡之师便要覆灭在河滩上的……君业兄可有策略?”

  “并无策略!”郭典顶着有些灰蒙蒙的发髻昂然回应道。“然而你我受诏讨贼,难道还要怕死吗?非要问我策略,便是我以两千石之尊,亲自率众过河,然后在河南岸破贼立垒!”

  此言一出,公孙珣也好,其余几位两千石也好,还有下面一群随公孙珣转战多地的骄兵悍将,几乎全部侧目。

  平心而论,所有人都能够理解郭典的冒进……毕竟他是钜鹿太守,守土有责;但是,所有人也都以为郭典的这种冒进只是一种姿态和伪装。

  毕竟,多少年了,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些上位者的骄纵、虚伪,所谓肉食者鄙是也!那么陡然发现此人居然是真的准备以死报国之时,也就由不得众人心生异样了。

  “郭君想亲自引兵过河筑垒?”对人家印象改观后,公孙珣也忍不住改了称呼。“这也太危险了,何必亲身犯险呢?”

  “不错!”郭典沉声答道。“既然为人臣牧守一方,就有守土职责,张角一时起兵,钜鹿几乎全郡沦陷,我身为太守却被人逐出居城,早已经没了生念。能苟活到现在,一是因为朝廷大度,二是想以有用之身尽量扫平贼乱而已……又怎么会顾忌什么生死呢?五官中郎将,你是天下名将,又持节代天子讨贼,名义上你我俱是两千石,实际上乃是此间主帅,还请你下令成全!”

  “郭君有如此胆色忠忱,我又怎么会拖你后腿呢?”公孙珣忽然拍案起身言道。“且留三日准备调度渡河事宜,三日后郭君引兵出东侧,张太守引兵出西,两位率先渡河设垒……然后两位校尉各自引兵为后继,冯国相督后营,我再遣骑兵事先下游渡河,以求夹击只要两位能够立足一时,必然能破滹沱河!如何?!”

  话音刚落,郭典振奋不已,即刻来到帐中央捡起兜鍪,并躬身下拜;接着,听到只是督后营的冯歆居然第二个跳了出来表示赞同;程普、宗元自然也无多余话可说。

  一时间,帐中人人请战,多少有了一些豪气。唯独张纯如坐针毡,他心里自然清楚公孙珣存了不良之心,但眼前氛围哪里是他能反对的?更不要说,按照之前计划他的生路乃是在其余几位两千石同僚身上,那就更不能在此时违了众意了。

  而就在张纯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边,公孙珣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直接拔出他腰中那柄名闻天下的断刀来,直直插入到了身前几案之上。

  “既然诸位都不反对。”公孙珣环顾四周,肃容相告。“那便定下此事,三日后全军强渡滹沱河……此战事关重大,全军须团结一致,定要先破滹沱河,以振军威!以此时论,再敢有言不战者当杀无赦!”

  眼见着明晃晃的刀子插在前方,张纯心下一横,倒是激起了一份凶性……边郡世族,自幼求得便是弓马富贵,他就不信,自己性命会交代在河滩上?!而若此番不能交代,对方难道要猖狂到逼迫自己爬城墙?!

  一念至此,一身孝衣的张纯也是拔刀而起,插在了自己身前几案之上“我知道五官中郎将的意思,可将军自是天下名将,又何必小看于我?郭君不畏死,我便畏吗?纯此番孝衣出征,亦有以死报国之念,此时正该死战,以报国家,以求功业!”

  张纯此人于公孙珣而言,在私那叫友人所托仇寇;于公,那叫典型的军中异己……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要除去的。

  然而,此人被逼到绝路之上,露出一个边郡世族子弟应该有的爪牙之后,公孙珣不怒反喜,居然拊掌而笑。

  晚间,公孙珣正与王修、枣祗在帐中点验军中名册,忽然娄圭、戏忠联袂来访。

  王修与枣祗知机暂停,娄子伯便当即拱手而问“敢问君侯可是对张纯起了轻纵之念?”

  “这是哪里来的话?”公孙珣看着手中名册,不以为然。“私怨公仇,如何轻纵?”

  “那为何至今不见君侯有所安排?”戏忠也忍不住好奇问道。“我二人刚才整理军事分划,并未见君侯在军事上有所保留……还是说君侯已经做了安排,而我二人并不知情?”

  “确实并未在军事上做安排。”公孙珣坦诚答道。

  “那……”戏志才瞥了眼旁边侍立不语的王修、枣祗二人,有些无奈问道。“那又该如何除掉他呢?须知,陷他于死地,才是最干脆的手段。”

  公孙珣一时欲言又止。

  倒是娄子伯此时稍微叹气,忍不住问了出来“君侯,你可是想到了当日弹汗山一战,觉得自己与张纯,宛如彼时夏育与自己倒转过来一般,因此颇有不忍。”

  “然也。”公孙珣放下名册抬起头来,倒也依旧坦然。“却有如此一番感慨……”

  娄圭当即再度叹气,然后张口便要劝解。

  然而,不待对方开口,公孙珣便已经言道“子伯不必相劝……凡人排除异己,互争势力,本无道德可言,我既然下定决心要争一争,又如何会妇人之仁?所以,我并未熄了对此人的杀心。但杀人没必要连累无辜,军中士卒何辜?何必一定要牵连他们呢?若是因私故、因无能而弃士卒于死地,我与当日自己最厌恶之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二人,应该想个好法子,既能杀此人,又尽量不连累战局、士卒,还能替我这个主君出一口恶气。”

  娄圭与戏忠相顾无言,只能大拜而走。

  ———————我是不怒反喜的分割线———————

  “……既至滹沱河,贼酋张宝以十万众临河据城而守,汉军七万,凡两千石者十数人,皆坐谈客也,不敢战。纯至军帐,见而大忿,乃掷盔于地,怒曰‘吾等受诏讨贼,正当死战,何言玄之又玄?愿亲率本部先渡,过河设垒,以报皇恩。’时太祖武皇帝为五官中郎将,持节在营,闻之独壮其志,遂许后应。座中太守、国相、校尉俱惭,乃纷纷从之。”——《士林杂记》燕无名氏所录

  ps这几天有些状态不佳……脑瓜仁难受。还有书友群,684558115有兴趣可以加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读一读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