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十二章 时时斗战欲何须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1-08 21:29:4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六月下旬,洛阳北宫,午后暑气正盛。

  在数十名中黄门、小黄门的簇拥下,大长秋、黄门监、中常侍赵忠自南宫经御道返回此处,迎面便撞到了自己的政治盟友,中常侍张让。

  自从曹节、王甫纷纷死后,张让、赵忠二人便一人专攻北宫,奉承天子、太后、皇后;一人专攻南宫,干涉尚书台,压制外朝……相互之间居然配合默契,倒也让人啧啧称奇。

  当然了,这二人心知肚明,实在是他们面临的局势跟以往的那些前辈们不同,外面党人、士族天天半公开的讨论要杀他们,不去齐心协力小心奉承天子,不去团结一致压制外朝,如何能保住自己和家族的荣华富贵?!

  真要是这二人能有曹腾、曹节那压制朝纲的本事,早就互相咬出狗脑子来了。

  所以话说回来,就目前而言,这种互相扶持的局势怕是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下去。

  “天怪热的,奏疏与我,其余都散了吧。”赵忠似乎对张让的等候早有预料,直接一挥手遣散了周边一堆黄门,并亲自接过了一摞奏章,来到了张让跟前,然后二人从容并行。

  如今随着公孙纸的推广,再加上战乱的倒逼,朝廷为了方便传达信息,已经正式允许奏疏改为纸质,从这点上来说,南宫北宫尚书台、黄门监都得谢谢公孙大娘才对,抱着一摞奏疏还走的如此从容的赵忠更得谢谢这个拐弯抹角的亲戚。

  “今日都有什么要紧的啊?”张让一边走一边解下自己中常侍的冠带,还抱在怀中弹了一弹,阳光下却是露出了一头花白的头发来。

  而赵忠虽然冠冕堂皇,但冠带中同样是花白一片。

  “你的麻烦事来了。”赵忠朝自己怀中奏疏微微努嘴言道。“王子师这次往颍川去果然没安好心,他上奏疏说跟着皇甫嵩接收郾县黄巾贼投降时,翻检出了你家人跟黄巾贼的往来书信,然后弹劾你勾结黄巾,意图谋逆。”

  “这算什么麻烦事,预料之中罢了。”张让居然不急。“当日他们趁着黄巾贼声势极重的时候推举王子师做豫州刺史,我便料到有这一天,便早早在陛下那里做了铺垫……只是不想彼辈如此急促,且如此可笑。”

  “张常侍有准备便好。”赵忠一时冷笑。“不过,王子师既然撕破了脸,你欲何为啊?”

  “既然是来寻我的,我自己来处置便是。”张让叹气道。“只是可惜啊,王子师乃是太原王氏支柱所在,更是一州方伯,还在御史台数十年,所谓根基深厚兼孚海内人望,若真要杀了他怕是要出大乱子的……还在打仗,不合适!”

  “那边想法子下狱,说不定人家和吕常侍一般性格刚强,不愿受辱于狱吏呢。”赵忠依旧冷笑。

  “也只能如此了。”张让笑道。“届时想法子在狱中辱一辱他,看他能不能受得了。”不过,话到此处,这张常侍却忽然面色一肃,语气变得认真起来。“其实这事依我看,最紧要的不是什么王子师与什么书信,而是皇甫嵩!”

  “这难道不也是早在预料之中吗?”眼见着来到了一处高大宫殿的荫凉下,赵忠就势停下了脚步,语气也和对方一样变得严肃起来。“彼辈边将,如今一个比一个跳的厉害……”

  “还在嫉恨你那个侄女婿?”张让也不由驻足,并顺势给自己戴上了中常侍的冠带。“你看你,口口声声说什么预料之中,却还是愤恨不平。”

  “我只是未曾想那小子如此嚣张!”赵忠闻言不由咬牙切齿起来。“他当众鞭死我心腹家人以求声望虽然可恶,却也是常见姿态,我虽恨,却不怨!唯独这小子居然还敢给我一文买命钱?!他以为他是谁?莫非他以为我堂堂大长秋将来还须要向他这个幽州儿买一命吗?”

  张让当即大笑。

  “有何可笑?”赵忠愈发愤然。

  “赵常侍。”张让不慌不忙,凛然相对。“自从张奂事出来以后,这群边郡出身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就要格外提防才是,你自己见势不明,徒劳自取其辱,事到如今何必还如此作态呢?”

  “得了吧!”赵忠收起怒气,倒是反嘲了过去。“你之前不也想着朝皇甫嵩索贿,以试探一二吗?只不过,如今皇甫嵩自己跳出来,省得你作态了而已。”

  “皇甫嵩与你那个侄女婿是一回事吗?”张让不以为然道。“皇甫嵩已然五旬,行事多有余地,故此虽有请开党锢的先例,却更像是顺水推舟投机取巧而已,其本人心意如何在眼前这事出来之前还真不好说!”

  “你也知道是在眼前这一事之前吗?”赵忠再度顶了回去,但终究还是放弃了这种可笑的对峙,并转而正色起来。“张常侍,你刚才所言倒是有些道理……这件事情里,麻烦的不是王允王子师,而是皇甫嵩。实际上,如今的局势是,这些领兵的几乎个个跟我们过不去……咱们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确实要有所反击。”张让也不由正色起来。“但却要知道轻重……皇甫嵩、公孙珣、朱儁,这三人现在都不能轻举妄动!”

  赵忠微微一愣,然后忍不住问了出来:“何出此言?难道他们还敢引兵入洛不成?”

  “这倒不至于。”张让嗤笑不已。“天子健在,汉室江山数百年,谁敢擅自引兵入洛?便是真有一日大将军掌权了,喊这些人引兵入洛,又有哪个敢碰南北二宫?”

  “那……”

  “关键是,天子不会同意你我动这三位的。”张让第二次收起笑意,认真看着对方言道。

  赵忠一时沉默,但还有些不甘心:“在陛下眼里,边将竟然比那些士大夫重要吗?”

  “不是陛下,是天子。”张让拢手看着自己这个性格狭隘的盟友言道。“但凡是个心里清楚的天子,都知道边将比士大夫更重要一些……而若是如现在这般打仗的话,便是你我在常胜将军面前都不值个几文钱。”

  “凭什么?”几文钱的说法当即让赵忠再度炸了毛。

  “赵常侍、大长秋!”张让不由叹气道。“你觉得咱们跟天子之间是什么关系?天子为何信重我们?”

  “我们是家奴。”赵忠当即随口言道,但旋即又补充了一句。“也是门客……你与我说过的。”

  “不错!”张让重重点了下头。“天子,其实是以天下为产业的大户人家的一家之主……你我既是门客,又是家奴,天子终日在我们的环绕与奉承下,自然信重我们。而那些士人却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是什么?他们其实就是那些庄园的管事、宅邸的管事,不安安稳稳挣自己的工钱,却总要对产业的主人指手画脚,还要干涉产业!还天天诛宦,哪有主人听外人的话杀光自己亲信门客与家奴的?!”

  赵忠低头看了眼怀中那摞奏疏,不由干笑了一声:“张常侍这番话说的极有道理,那么你是想说,那些武将便是主人家巡守的护卫了?”

  “不然呢?”张让反问道。

  “确实如此。”赵忠缓缓点头。“张常侍的道理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外面正在闹贼,咱们即便是主人家信重的门客或家奴,也不能说动主人去处置正在御敌的护卫,尤其还是表现出色的护卫。”

  “退一步说,家门若破了,不要说主人家,我们做家奴的便能逃得了?”张让愈发摇头。“故此,战事一日不平,皇甫嵩、朱儁、公孙珣三人便一日动不得……天子不许,你我也不该,以免自找难堪!”

  “那便忍让一时吧!”说着,赵忠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奏疏。“既然这三个打胜仗的动不得,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同样弄不死。”张让摇头道。“天子不糊涂,他不会在此时杀任何一个无反意领兵之人的,那样会让天下武人唇亡齿寒,说不定就要激起新的乱子。”

  “也杀不得吗?”赵忠叹气道。

  “杀不得却未必动不得。”张让从容安慰道。“毕竟天子未必不会嫌弃他们作战不力……其余三个都在打胜仗,四万、十万的说灭就灭了,为何你们几个打不利索?”

  “那就由我们出面,夺了他们兵权,以作警告!”领悟了对方意思的赵忠语调当即高亢了起来。“省的天下人以为我们动不了这些武将而自作聪明!”

  “可以向卢植、郭勋索贿。”张让俨然早有腹计。“但也没必要逼太紧,你我二人不用出面,寻个中黄门、小黄门出面去试探……若彼辈不从,再向天子进言,说他故意迁延战事,图谋不轨!”

  “还是不妥。”赵忠忽然冷静了下来。“南面三将刚刚平定颍川,都在等中枢诏令,若不能先有所安排,便是除去卢植或郭勋,怕也是徒劳增加这三人的功劳……”

  “哪里不妥?朱儁去南阳,皇甫嵩去颍川,公孙珣……”张让说到一半主动看向了赵忠。“公孙珣去河北助阵卢植,这些都是之前朝中议论的大方向,陛下也许了的,过两日封赏、调令就都要送出去了。”

  “公孙珣不能去卢植那里。”赵忠咬牙言道。“你想过没有,若是公孙珣在卢植身侧,一旦卢植被我们撵下来,他岂不是会顺势统领六万精锐官军主力?这小子手里有一万精锐,一万新募兵屯驻在阳翟,你我都寝食难安,若是与他六万军,然后又打赢了张角、张梁,威震天下……届时,难道要我真的拿一文去买自己性命吗?!”

  张让也是微微一滞,并认真颔首:“公孙珣年轻,行事激烈无度……确实不得不防。”

  “让他滚回河北,去北线接替郭勋!”赵忠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他手下本就是幽州兵、并州兵、河内兵,不去河北说不过去……先以作战不利为名拿下郭勋,然后让他代替;等他到了北线,正式接手战事后再试探卢植不迟!”

  张让也略微思索一二,然后旋即颔首:“如此正好!王子师那里,也等到皇甫嵩离开了豫州再说。”

  说完,午后宫殿的阴影下,二人先是一阵轻松,但很快就全都默然不语起来。

  好半天,赵忠才忍不住摇头叹道:“真没想到,你我二人想要整饬几个人,居然也要费心费力到如此地步?”

  “且等等吧。”张让无奈笑道。“非常之时,自然要非常应对。等到国家乱平,战事消解,咱们再和这些人慢慢算账……走吧,去西园递交奏折吧,今日在天子面前你我还要默契一些才行。”

  赵忠缓缓颔首,率先抱着怀中奏疏往西园而去,然而刚一起步,他却恍然大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居然又停了下来,并朝不远处的一个中黄门招了下手。

  张让不明所以,但却懒得多问,只是在旁静候而已。

  “两位大人请吩咐。”中黄门不顾天气炎热飞奔至此,一来便直接弯腰行礼。

  “行了。”赵忠不耐道。“没什么别的事,你速速去咱们黄门监狱中,将那个向栩先给我割了舌头,再给我乱棍打死……要快!”

  中黄门微微点头,一言不发便转身飞速去办了,而赵忠也继续转身朝西园而去。

  “这是为何?”张让跟了上来却又不明所以。“我还想好好调理一下这个嘴贱的狂士呢!”

  “公孙珣今日有一奏疏,说向栩是他任邯郸令时的赵相,上下恩德难忘……故此愿意以己功抵彼罪。”赵忠随口言道。“以防万一罢了。”

  “原来如此。”张让恍然,也是完全不以为意。

  夏日暑气难耐,自北宫往西园的路上,两个头发花白的中常侍被阳光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居然是让我回去对付张宝?”数日后的阳翟,空荡荡的郡寺大堂中,接完旨的公孙珣一时疑惑。“不该让我去广宗助战吗?”

  “回禀良乡侯。”前来传旨的小黄门当即笑道。“据说是郭勋郭刺史屡攻下曲阳不下,且不能统帅钜鹿郭太守、中山张太守得当,两位两千石屡有怨言……故此朝廷有意让你代之。至于广宗处,中枢有意让骑都尉曹操领兵去助阵北中郎将卢公。”

  已经变身为良乡侯的公孙珣看了眼眼前谄笑中带着一丝畏惧的小黄门,倒是心下恍然起来……中枢这个任命有理有据,自己恐怕还真的无话可说。

  一群幽州、并州、河内的骑士随自己回河北北部作战本是理所当然,而曹操领着东郡新得的那些步兵去助阵距离东郡不远卢植似乎也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安排。

  而且再说了,就眼前这个局势,中枢调度你去某处打仗你还能拒了不成?而且平心而论,广宗那里固然是主战场,但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去的地方。

  “皇甫公和朱公呢?”停了半晌,公孙珣暂且按下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复又认真问道。

  “皇甫公封都乡侯,往陈国、汝南,征讨彭脱贼部。”小黄门赶紧正色答道。“朱公封西乡侯,往南阳宛城而去……颍川既平,诸位都有去处的。”

  “我下属的那些封赏……”公孙珣顿了一下,继续询问道。

  “天子对三位将军俱皆称赞有加,三位所请一律允之。”小黄门再度迫不及待的言道。“这一次您所请的两位比千石的任命也都已经许了。不知……”

  “你们自去与刘玄德说。”公孙珣伸手言道。“另一个将要分行,我来亲自与他好了。”

  “情理之中。”小黄门不敢怠慢,而他身后侍从也立即捧上一个装着印绶、文书的盒子。“良乡侯自为之。若无他事……”

  “去吧!”公孙珣没心思对一个如此姿态的小黄门耍威风,直接甩手示意。

  小黄门如蒙大赦,即刻匆匆带人离去,准备去别处宣旨。

  然而就在这时,刚刚将盒子放到几案上的公孙珣忽然想起一事,然后陡然回头:“你且住,向栩向公是如何处置的啊?我曾上书求以己功偿彼罪,可如今我居然升为良乡侯……这良乡如我未记错,应该是幽州州治广阳郡蓟县下辖首乡,如此显赫封赏,那向公是何下场?”

  小黄门额头绽汗,只能勉力胡言乱语起来:“其实皇甫公的都乡,也是右扶风首府槐里县首乡;朱公的西乡,也是扬州刺史部所在的厉阳首乡……都是一样的显赫。”

  “死了?”公孙珣待对方说完,方才冷冷质问道。

  “将军奏疏至洛中之前他便死在狱中了。”小黄门无奈言道。

  公孙珣冷笑不止。

  小黄门见状不敢多待,匆忙落荒而逃。

  小黄门既然出去,吕范、娄圭、戏忠、韩当等私臣便蜂拥而入,他们刚才在外面听得清楚,公孙珣升为良乡侯,无论如何,这都是好事,自然要来恭贺。

  公孙珣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他这种级别大员的封赏,肯定要等到战事平息后才能真正到来,所谓爵位的增加,在其他人眼里是了不得的事情,可在他眼里却只是一个事情还在掌握中的政治信号,别无他意。

  至于向栩之死……怎么说呢?公孙珣居然不喜不悲,半点惆怅也无,毕竟大乱已生,这种人本来就活不长的。唯独一点,那就是对宦官的狠辣有了一点更加清醒的认识……前门接旨,后门杀人的把戏,好像谁不知道一样?

  故此,公孙珣只是匆匆略过此事,然后与几个私臣说了一下去向,便要韩当去取一物来,却又示意让娄圭去喊一人来。

  “志才。”眼见着二人出去,公孙珣这才饶有兴致的看向了戏志才。“你可知,我要子伯去喊何人?”

  戏忠略作思索,倒是干脆拱手言道:“回禀君候,属下以为,此人或许姓李,又或许姓乐。”

  公孙珣与吕范对视一眼,倒是不由齐齐失笑。

  “志才确实聪明。”吕范由衷叹道。“还真猜对了。”

  娄圭不在,戏忠难得扬眉吐气了半次,故此,他眼睛一转,倒是忍不住又多了句嘴:“君侯,所谓恩威并重,属下倒是有个想法……”

  公孙珣愈发来了兴致。

  须臾后,韩当自后院抱来一个盒子,而又过了一会,堂前也来了传报,说是屯长李进随娄圭请见。

  不错,李进自韦乡一战被征发以后,领着三千子弟兵,两场大战,数场小战,几乎没有拉下任何一处,死伤数百,堪称辛苦……可这厮一直到现在却都只是一个屯长!三千子弟也只能领着一百人的军饷!

  非只如此,那济阴李氏也是血崩一般的待遇,三千子弟兵转战两地,都是他们自家供应兵器、粮草,甚至于在东郡时,整个大军在河南作战时都还要他们辛苦支持,并充当耳目。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公孙珣这个边郡出身的持节中郎将所为!

  故此,若非万不得已,李进李退之是万万不愿来见公孙珣的。

  “李退之。”公孙珣见到对方大拜在地上,依旧冷淡。“与你说个好消息……天子刚刚下旨,让我引军中骑兵往冀州北线下曲阳处应对张宝,你们这些东郡招来的步卒,全都归骑都尉孟德兄处置了,据说是要去广宗迎战张角。”

  李进心中猛地一喜,按在地上的双手几乎要颤抖起来……自己和三千李氏子弟兵终于要挣脱堂上这人的魔爪了吗?只要不跟着此人,想来日子总会好过不少吧?

  “不过也有一个坏消息。”公孙珣居高临下,复又缓缓言道。“你既然离了我,那以你这个豪强出身,仕途怕也要断了。我原想带你转战四方,最后给你家一个两千石的前途的,却不料中途相别……日后万万不要挂念我,毕竟如我这般不计出身而用人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饶是李进不想看公孙珣那张脸,此时也不禁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来。

  “给他吧!”公孙珣微微努嘴示意。

  随即,韩当和娄圭各自捧着一个盒子上前。

  其中,韩义公率先放下手中盒子,打开来看,赫然是一套印绶与文书。

  “这是东郡之战后,我家君侯替你李退之向朝廷请封的六百石曲军侯官身。”吕范在旁负手言道。“你不要惊讶,我家君候绝非用功不赏之人,只不过你们李氏豪强姿态过甚,若在军中屡屡提拔,恐有人不服……故此一直存在君侯身侧。”

  话到此处,不待李进反应过来,旁边娄圭也放下自己手中盒子并将其打开,然后起身嗤笑言道:“这是长社一战后,君侯替你请得千石别部司马印绶……原本也准备暂存在身侧的,但既然要分开了,便无所谓了。”

  李进盯着身前地上两份印绶,一时百感交集,居然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此时的心情,但半晌不言后,他终究是再度缓缓俯身,于地上大礼相拜:“君侯的恩德,没齿难忘。”

  话音刚落,公孙珣一言不发,便径直从堂上走了下来,然后居然拔出他那柄早已名闻天下的断刃来。

  李进一时心惊,但还未及反应,便觉得身后陡然一重。回头一看,居然是有四五名在旁侍立的义从从身后死死按住了他!而不等这李退之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或者该不该反抗……前面韩当复又过来,居然是一把揪住了此人的发髻,将他的脑袋揪了起来,露出了脖颈。

  李进先是惊慌失措,浑身发抖……如此突然而然的情形,也由不得他如此反应。

  公孙珣持刀而来,笑着在对方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却忽然挥刀,斩断了此人发髻,这才收刀回座。

  众人撒开手来,整个堂上,此时只有娄子伯和李进有些懵住。

  “有功赏功,可你整日在自家军中诽谤君侯,也要处刑!”戏忠在旁昂然解释道。“但念战事未平,国家尚要用你,暂且割发代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