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一章 曹孟德暑日怀霜雪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0-27 05:03:47 源网站:读一读小说网
  “这五官中郎将到底是何意?”下午时分,烈日骄阳,长社城墙上,看着西面密密麻麻的浩荡黄巾军营,性格向来以激烈著称的朱儁愤然难平,居然一拳锤在城墙上。“我军四万被贼人十万大军困在此处,他引如此浩荡军势,却只驻扎在十几里外的洧水后面坐视不动!这都三日了,居然还毫无动静?若是他能帅大军渡河,以黄巾贼的战力,我们两面夹击,贼人早就全军溃退了!”

  “公伟且稍安勿躁。”相处十余日,年逾五旬的皇甫嵩早已知晓对方脾气,于是当即在旁笑道。“公孙中郎将虽然军势浩大,但其中一万倒是在东郡临时招募的,不堪一战。而若是以一万兵轻易渡河来此处援助,怕是反而要担忧后路……”

  “义真兄的意思是……他是胆小不敢战了?”朱儁当即嗤笑一声。

  “怎么会呢?”皇甫嵩望着北面遥遥可见的洧水一声长叹。“依照这位往日的举止、战绩来看,他怎么可能不敢战呢?依我猜度,他应该是在思索破敌之法。”

  “那便是不想战了。”朱儁依旧冷笑。“全军渡河来攻难道不是破敌之法?此时不动,无外乎是想看你我出丑,乃至于坐等我军拼死一战,他再坐收全功!”

  “将军!”

  “中郎将!”

  就在这时,不待皇甫嵩再劝,旁边却是忽然闪出两个人来。

  其中一人,相貌雄伟,眉毛粗厚,眼神锐利,头戴一顶赤色帻巾,操着徐扬口音,却正是昔日参与过征讨弹汗山的吴郡英豪,佐军司马孙坚孙文台。

  另一人,身长八尺,容貌威严出众,佩剑鹖冠,却又眼神纯净,说的是洛阳雅音,乃是公孙珣的师弟,北地名门之后,护军司马傅燮傅南容。

  二人抢了个话,然后傅燮当即礼貌的在城头上后退了半步,而孙坚倒也当仁不让。

  “将军。”孙文台恳切言道。“昔日我从臧中郎将出塞击弹汗山,曾经奉命去夏育处传递消息,当时全军皆退,独公孙将军一人引兵向前,烧弹汗山而返,全军皆赖其生还……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其人是个真英雄!恕在下冒昧,如此英雄绝非坐收渔利之辈!”

  “中郎将。”傅燮也随之拱手道。“我与公孙将军同学于恩师刘公门下,虽然相处时日不长,但其人既然为刘师所重,素有称颂,想来必然不会有负德之行!”

  “不错。”孙坚复又言道。“我此番从徐州过来,路上便听人说,公孙将军破广阳黄巾后,便不顾律法,跨境击贼,自请南下,其言有‘不负天下’之语,闻之让人壮怀激荡,至今让人心绪难平。”

  话说,孙坚是朱儁的小老弟,手上有他自己招募的千余淮扬子弟;傅燮是皇甫嵩的凉州小老弟,更是北地名门出身……二人此时都任千石军司马,独领一军,身份、地位、信重在两个持节中郎将跟前都是数得着的。

  故此,他们二人一起开口,倒是让朱儁和皇甫嵩各自神色有异了起来,再加上公开贬低一个和他们身份一样的持节中郎将终究是有些过分的,就只好讪讪几句,不再多言什么了。

  当然了,不言归不言,却不代表这两位持节中郎将心里没想法。

  其中,朱儁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刚’,历史上他从年轻一直‘刚’到死,也算是给‘刚’这个字在史书上做了一个完美的注释。所以虽然看在周围人都劝的份上不好再扯什么,但他心里始终是对公孙珣不来过河存了几分偏见。

  至于向来善于做人的皇甫嵩,则是另有想法。

  皇甫嵩也有意见,但他的意见不是针对公孙珣这个人的,而是针对公孙珣这路援军的……说实话,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暂时示敌以弱,居然让朝廷急的添了一路援兵过来!

  没办法,谁能想到公孙珣只花了二十天就将东郡黄巾一战而覆,并扫荡一空呢?

  可是……真不需要啊,他皇甫嵩真的只是示敌以弱而已!他已经找到了破敌之法,并准备瞅准时机实施了,结果忽然间就来了这么一个援军,反而让原本已经松懈下来的波才警惕了不少好不好?

  须知道,眼前的黄巾军统帅波才出生颍川大族,很早便开始持家并操作颍川太平道的活动,算得上是有上位者的历练。而在颍川这个地方长大的豪族子弟,想来也是读过书的,同时他还年富力强。

  实际上,在皇甫嵩看来,此人确实是个有些头脑和水准,甚至是用兵天分之人,不然也不会击破朱儁,然后又抓住战机逼近到长社,还操持十万大军如此井井有条了。甚至可以说,这么一个人,本身的唯一缺陷便在于军事经验不足罢了,所以才会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

  而如今,此人陡然警惕起来,那皇甫义真心中那个有些奇袭感觉的计策,便不免降低了不少成功率,着实坑人!

  一言以蔽之,公孙珣的到来,让两位持节中郎将都有些不满起来!

  但不满归不满……仗还是要打的!

  此时此刻,不算民夫、后勤,十万黄巾大军在长社西面,自长社城南到北面洧水,一路连营二十里有余!而汉军在长社城中两万、城东两万,共计四万相互连结坚守!

  其中,黄巾军背靠几乎全面沦陷的颍川、南阳,后勤充足,民夫输送军粮、器械不断;而汉军也背靠陈留,勉强能保持后勤供给……故此,两军半是对峙,半是围困,形势颇为紧张。

  最后,居然又有两万自东郡呼啸而来的援军,隔着一道区区洧水,坐观这边的十四万大军对峙,并把形势搅得更加微妙起来。

  “将军,吃瓜!”洧水北岸,魏越打马而来,却居然从马后拎出半筐瓜来,并亲自寻出一个最大的在河中洗干净了才给公孙珣恭敬递了上去。

  话说,公孙珣单衣束冠,此刻正端坐在洧水北岸一个小坡上的大树下,然后遥望河对岸的黄巾大营。所谓迎面夏风习习,头顶荫凉怡人,脚下水流不停,本来就够神清气爽的了。而如今居然又有瓜吃,战场之中倒是难得有了几分惬意的感觉。

  “孟德兄不来吃瓜吗?”公孙珣遥遥捧瓜朝着赤脚立在河中的曹操致意。“你都盯着对岸看了半日了……不累吗?”

  “贼军如此势大,如何有心思吃瓜?”曹操头也不回的应声道。“文琪,贼众十万,连营二十里,我们只是隔河相对吗?”

  “那你以为我该如何呢?或者说孟德兄另有决断?”公孙珣不以为意的掰开了手里的香瓜。

  没错,这年头西瓜和葡萄一样还不是很普及,但香瓜却是本土作物,极为普遍。

  历史上,曾清楚记载东吴市场上有夏日卖瓜之人,甚至此时河对岸孙坚祖上就是种瓜发家的,汉代诗文中的瓜果二字就是更是普遍了……而想来,应该就是多指香瓜而非西瓜。

  换言之,公孙珣这个吃瓜围观之人是有些掉价的……堂堂持节五官中郎将,配着双印双绶,号称天下名将,却连个西瓜都吃不起!也难怪人家就在洛阳厮混的曹孟德看不上了。

  “我……”曹操本想说自己提本部那几千兵先过河去救的,但瞅着河对岸密密麻麻的黄巾军大营,到底是心虚,便又把话咽了下去。“我是说,眼前局势势如危卵……”

  “危卵?!”公孙珣一口吐出了几片瓜子,脸上嘲讽之意不要太明显。“彼方虽然有十万大军,可皇甫将军与朱将军那里也有四万大军,还有一座城池可以依靠……如此局势,怎么就变成势如危卵了呢?”

  “是啊,四万大军又有坚城可以依靠,还是朝廷精锐,如此军势对上十万黄巾贼,与其说是被困,倒不如说是对峙吧?”

  “如此局面,哪里需要我们去救?”

  “天气太热,不如呆在这里多歇几日。”

  “要我说,等他们打出狗脑子来,我们再全军渡河,从贼军背后狠狠的来一下,届时贼军首领必然被我们所获,斩首也应该我们最多……”

  魏越和几名北军司马厮混的极佳,几人一边吃瓜一边附和着公孙珣,但这种捧场面的话,却说着说着就极不像话了。

  “还是官军处于下风的,也确实算是被困。”曹操眯着眼睛从河中走上来,立即打断并纠正了魏越和几名北军军官的言语。“皇甫将军和朱将军并不是被困在长社城里,而是被困在长社……其中关键就是这条洧水。”

  公孙珣忍不住看了一眼一语道破汉军困境的曹孟德,这厮果然是个天生的将军,这才出来领了几天兵,就已经有如此眼力了。

  “洧水在咱们眼前是自西向东。”曹孟德继续对着几名北军军官还有魏越侃侃而谈。“可在咱们下游十里处却又陡然转向南面而流,将长社城包了进去。而这条河虽然不是很宽阔,甚至还可以行船输送物资,但若想要在十万黄巾贼的跟前强渡四万大军,无异于痴人说梦……所谓官军被困,其实是被黄巾贼困在了这条洧水身前!现在的情况是,长社官军不敢过河,亦不敢弃城,宛如陷入死地,而贼军却毫无顾忌!”

  话到此处,曹操复又赤足来到公孙珣身前,正色询问起来:“文琪……如此局面虽然称不上势如危卵,可我军既然已经受命来此援护,那总不能一直隔岸观火吧?长久下去,长社城中友军还是会士气渐渐低落,洛阳那边也会焦急不堪的。”

  “来,吃瓜!”公孙珣掰开了第二个瓜,并分了一半给眼前的曹孟德。

  曹孟德也不接瓜,只是摇头不止。

  公孙珣愈发觉得好笑起来:“孟德跟朱公、皇甫公两位关系很好吗?还是说彼处兵马全都出自北军,多与你相熟?”

  “非是为私情。”曹操难得正色。“文琪,刚开始出兵的时候,随你四处转战于大河之上,彼时只觉得军旅匆忙,还看不出什么局势。可自东郡一战,到此为止,凡所见种种……”

  “所见种种如何?”公孙珣不以为意。

  “东郡河堤上的惨烈之事倒也罢了,毕竟是战场。”曹操闻言叹气道。“只说全军穿过陈留……此地几乎可称是我家乡,乃是旧日我往来惯了的……可昔日繁茂,如今一朝俱无,更兼田野荒芜,百姓流离,盗匪四起!文琪,这大乱才起来三个多月,就已经是如此局面,若是迁延日久,又当如何呢?”

  公孙珣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吃瓜不止:“那孟德兄又觉得会如何呢?”

  “我哪里会知道呢?”言道此处,曹孟德仰天而言道。“之前出兵时,我受封骑都尉,一跃为两千石,彼时只想着建功立业,还曾写信给家中的妙才,说我是‘志怀霜雪’!然而,现在盛暑难耐,我沿途却只想一事,那就是夏日好过,可等到霜雪之日,陈留、沛国、梁国等乡中士民又该是何等局面……却居然也是‘志怀霜雪’!”

  曹操这番话说的极为恳切,也极有高度。

  他前一个志怀霜雪的‘霜雪’乃是刀兵白刃的文雅说法,换言之,曹操当时给夏侯渊写信是暗示他此次从军,是想着用刀枪拼出来一个前程的,是对军旅生涯存有极大的浪漫主义遐思的。

  然而,后一个霜雪,却是地地道道的霜雪本意,并引申出了民生之多艰,换言之,曹操此时居然有几分对社会秩序崩坏的深层反思了!

  不过,公孙珣看了看眼前这个矮个子男人,心下却居然没有半分触动之意……毕竟嘛,眼前之人可是曹孟德,经此大乱,何处人心不动,何处人心不乱?这位另一个时空中的‘魏武’若是没有因此产生半点政治家的觉悟,那只能说明眼前是个假的曹孟德了!

  对不对?人曹孟德毕竟是曹孟德,又不是只会择人瓜的魏越。

  一念至此,公孙珣也不去看曹孟德了,而是陡然扭头盯住了魏越。

  魏子度被盯得发毛,当即扔下手中瓜皮老老实实站了起来。

  “我问你。”公孙珣黑着脸询问道。“瓜从哪里来?”

  “回禀君候!”魏越当即松了一口气,复又赶紧解释道。“就在营后五里处,那里有好大一片瓜田……”

  “给钱了吗?”公孙珣陡然打断对方。

  魏越也猛地怔住,半晌方讷讷解释道:“此处十几万大军云集,人早就逃得干干净净了,彼处那个里中也就只有一个做里门监的老头还在看家……”

  “魏子度。”公孙珣愈发不耐了。“人走了便能直接拿吗?而且你也知道还有一个老者守在里中吗?你缺这几个瓜钱?”

  夏风激烈,卷的头顶大树哗啦作响,河畔众人俱皆不敢出声,魏越也是觉得有些无奈和委屈。

  “魏曲长!”公孙珣终于叹气道。“你到底懂不懂,我是主将,你是我下属。你这瓜既然是给我吃的,那若是你给了钱,便是我受你招待,你好我好大家好;可若是不给钱,便是我这个上司失德……而且你到底缺这个瓜钱吗?难道要逼着我割发代首,以正视听?!”

  魏越不敢再废话,当即叩首请罪,然后麻溜的上马送钱去了。

  依旧还在仰头做‘志怀霜雪’状的曹操忍不住想要说话。

  而就在这时,一骑从身后营中忽然疾驰而来,与魏越擦肩而过,便飞速在公孙珣身前滚落马鞍,恭敬行礼:

  “君侯,吕、娄两位先生,还有审、董两位司马请您速速回营,说是今日一早出去探查的诸位司马、曲长俱已经探查完毕,各自回来了!”

  “探查何事?”曹孟德顺势低头问道。

  “我让云长、翼德、素卿、子经他们各自带队,兵分两路,并州军官往下游,幽州军官往上游,却找方便大军潜渡的地方了!”公孙珣豁然起身,一边解释,一边便往身后大营步行而走。

  几名同样被蒙在鼓里的北军军官面面相觑,复又赶紧跟上。

  而曹操也是登时大喜,便顺势也要跟上,然而刚一动身,才醒悟自己没穿鞋子……一低头,却又看到黄橙橙的半块香瓜正摆在河边草地上。

  曹孟德穿好鞋子,顺势抓过瓜来,闷头一口,不及速速去追公孙珣,便已然在心中暗自赞叹:

  “这瓜真香!”

  —————我是真香的分割线—————

  “初,汉军四万,为黄巾贼波才十万众困于长社,势如危卵,城中旦暮皆惊。珣既平东郡贼,复奉旨引兵至长社,乃临洧水而不渡,又营后有瓜田数亩,旦夕唯引军中校尉临河吃瓜望阵,指点河山。贼遥遥见之,皆笑。操适为珣副,亦劝曰:‘吾等与长社诸军,俱有袍泽之谊,若坐视不救,惟知临河吃瓜,恐被天下豪杰耻笑。’珣笑而不应。城中左中郎将朱儁,性刚,登城而见,愤懑愈加。唯右中郎将皇甫嵩见而劝之:‘辽西公孙,素昧生平,然观其过往,固知其志怀霜雪,心存谋略。今引而不发,必有后为,且观之。’”——《汉末英雄志》王粲

  ps:借最风流一个标题……志怀霜雪其实出自孔融称赞祢衡的《荐祢衡表》……啧啧,大佬也是恶趣味。然后求推荐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读一读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