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三十章 亿钱予一钱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0-25 01:41:48 源网站:风华居
  大概是由于局势的缘故,洛中使者来的极快,而且上来就干脆利索的同意了公孙珣免去东郡一年赋税的请求!

  不过,中枢对东郡方面军这边,无论是下一步去向的安排,还是最重要的封赏,却全都称得上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去向很简单,天子经尚书台转黄门监下达了正式的旨意,要求公孙珣迅速引兵去颍川长社,与皇甫嵩、朱儁联合,击破颍川波才的十万大军。

  平心而论,从多骑兵和士卒籍贯这两方面来看,公孙珣和他的这支军队明显更适合在河北作战。

  但就目前局势而言,河北那边却打得顺风顺水,根本不需要公孙珣的支援。

  卢植领着四万北军精锐,打得张角、张梁的部队连战连败,如今天公将军、人公将军已然是一路败退到了钜鹿郡、安平国、清河国的交界重镇广宗了,而且他们还主动放弃了清河国的占领区,将兵力、战线、物资全面集合收缩。

  更北面也是一样,幽州刺史郭勋带着幽州各郡兵马,以护乌桓校尉宗员为副,小心谨慎,四面张网,也同样把地公将军张宝逼得放弃了安平国的大面积占领区,将兵力、物资集中到了钜鹿最北端的重镇的下沮阳城内。

  相对应的,南边局势可就很不妙了。

  原本波才这一路大军就是距离洛阳最近,威胁最大的(都打到轘辕关了),所以中枢才逼迫朱儁急速出兵的……然而,朱公伟出关后不知道是轻敌还是中枢给的压力太大,居然上来便想夺回颍川郡郡治阳翟城!

  结果嘛,坚城难下不说,十万黄巾军围拢过来,差点没把朱儁全军交代在那里。最后,这一路小两万人一直退回到颍川东北角的长社才稳住脚跟,但却被波才引兵十万团团围住。五月上旬,朝廷见势不妙,直接让皇甫嵩紧急率领两万援军前往长社,双方合兵四万,却依旧数日不动,宛如这两万援军也被围困了一般。

  如此情形,再加上公孙珣就在东郡,距离长社其实不远,有些慌乱的朝廷自然想到了让他引兵去彼处援护。

  至于说封赏。

  讲实话,军中从上到下本来没几个人对此报以太大期待的。这主要是因为有门路有出身的不在乎……就好像公孙越、审配,这一眨眼一征辟直接都是千石司马,朝廷上下,军中左右都觉的理所当然啊!一个河北名士,一个公孙氏的子弟,本就该一出来就是千石司马啊!还有曹操,一跳出来便是两千石,等这一仗结束必然是一任太守或者国相等着他,大家也都觉得就该这样!

  而对于那些没有门路的,尤其是特制那些从幽州跟来的出身不好的豪杰们,其实早在公孙珣在河内整军时,就已经很满足了,他们普遍性觉得当时的任命足以作为恩赏了。

  就好像最近刚刚面前爬起来的刘备,历史上辛辛苦苦在河北打了一整年的黄巾,最后给了个县尉,县尉算个什么,秩两百石……还要被一个秩一百石督邮索贿!可现在呢?得益于公孙珣的庇护,数月前在涿郡还只是个白身的他,转眼就变成了正儿八经的曲军侯,秩六百石!

  不要小瞧了六百石,汉家制度,六百石开始为朝廷命官,掌管万户以上大县县令就是六百石起头的,而再往上也不过就是千石、两千石这两个大阶级,便做官做到头了!换言之,这三个门槛,每越过一个都难上加难,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难以逾越到下一层。

  而此时,不仅是刘备,张飞、牵招、杨开等人也全都是在短短数月内从白身变为正式的六百石朝廷命官,便是褚燕也是从一个两百石县尉变成了六百石曲长,那还想如何呢?

  实际上,军中上下之前普遍性猜测,最大的恩赏很可能出自于关羽关云长,他的假司马应该能变成真司马,从而迈入千石行列。

  故此,封赏真的下来以后,军中才纷纷目瞪口呆!

  原来,关羽、张飞、高顺、成廉,四人居然全都摇身一变,成为了千石的军司马!

  而仔细一想,还真是很有道理的,其中,关羽是斩杀了广阳黄巾渠帅程远志,张飞杀了广阳黄巾副帅邓茂,高顺是领一千兵挡住了两万贼军,成廉则宰掉了东郡黄巾副帅张伯。

  有理有据,让军中上下诸人皆无话可说。

  更不要说,这四个司马在另一个人的封赏面前显得极为黯淡——原别部司马程普程德谋,进位校尉,一举成为两千石大员!

  这似乎也能说得通。

  首先,程德谋资历很高,他少时便历任州郡吏员,然后投军雁门为曲军侯,转假司马,迁别部司马,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稳。

  其次,这次大战中,虽然并州军来的很晚,但战功卓著……毕竟,按照大汉的部曲制度,高顺、成廉理论上也只是程普下属而已,他们的功劳也要算到程普头上的。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全军上下人人皆知,程德谋是公孙氏的乡党、故吏!很明显,这是朝廷和中枢因为战事迁延,无法对公孙珣这种级别的政治人物进行正式赏赐之余,选择的另类褒奖方式!

  其中,必然有公孙珣的主动暗示……或者说推崇、让功。

  相对应的,公孙珣这次连爵位都没提一级半级的,赏赐褒奖要啥啥没有……就算是他这种级别的政治人物封赏需要战后才能做出妥善安排,那也不对路啊?

  他的功劳去哪儿了,毋庸多言。

  于是乎,自程普以下,还有四名新任司马,在接到旨意后纷纷第一时间便往公孙珣处谢恩不及……不过,却被韩当当场拦住并劝回去了,因为这位持节的五官中郎将正在见客,而且是很重要的客人。

  “子远兄辛苦。”官寺后院的树荫下,公孙珣正席地而坐笑眯眯的招待一位故人。“朝廷使者快马而来时,我就想着你也会来,却不料如此之速……”

  “辛苦是辛苦。”许攸揉着屁股小心坐到了给他预留的软垫上,却又立即抬了起来,俨然是天太热的缘故,于是最终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箕坐在了地上。“可文琪如今炙手可热,我是不敢不速来的!”

  公孙珣笑而不语。

  “一共五路兵马,两路相持,两路被困,唯独文琪提一万兵,旬日间四渡大河荡平东郡,四万贼人一朝覆灭……故此,朝中上下惊叹之余却也对你更加重视与期待了。”许攸见状当即言道。“文琪是聪明人,你我之间也是至交,我直说好了,此番袁本初遣我来寻文琪,乃是要试探一下文琪心意……”

  “这有什么好试探的?”公孙珣不禁失笑。“子远,本初兄莫非以为我这个杀了王甫之人,绕了一圈最后居然会和北宫沆瀣一气吗?还是觉得我会和张奂一般被人蒙蔽?子远,我和今日这位大将军可是贫贱之交。”

  “文琪说的极是。”许攸缓缓而笑。“但你也不要苛责本初了。不瞒文琪,如今洛中局势格外紧张,不仅是我来寻你,便是曹孟德处,本初都派了何颙去试探,甚至连被困的皇甫嵩处都有人去……他也是生怕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啊!”

  何颙,是南阳名士,很早就有为友报仇而闻名天下的举动,二次党锢时以党人身份成为通缉犯后更是名重天下,而和许攸一样,他一直是袁绍的‘奔走之友’,算是以袁本初为首脑的这个党人集团核心人物之一。

  不过,这位何伯求何先生日后在史书上之所以出名,却不是因为他是袁绍的亲信,而是他对两个人的评价:

  一个是曹操,何颙在某一个时期对着和他关系极佳的曹孟德说出了那句‘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另一个则是荀彧,很早的时候,何伯求路过颍川,突然就对还很小的荀文若来了一句‘颍川荀彧,王佐之才’!

  曹操、荀彧,几乎是汉末最顶尖最出色的那一小撮人,却被此人一语道破天机,而且还非常准确!也不知道这何颙何伯求是真的目光如神,还是见谁都喜欢说大话,然后瞎猫碰上死耗子。

  “洛中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公孙珣当然来不及思考何颙的水平问题,因为他听得此言后,立即就紧张了起来。

  他是真紧张了,因为党人和宦官要是真现在就有动刀兵的意思,考虑到当今天子尚在,那他这个领兵在外的五官中郎将到底该如何行事?

  “不至于到文琪想的那般。”许攸当即摇头,然后恳切言道。“但朝堂之争已趋白热,双方都在以防万一罢了。”

  “到底怎么回事?”公孙珣蹙眉问道。

  “文琪走后。”许攸捻须冷笑道。“天子在南宫看到了当日杨公、刘公诸位对太平道的奏章,一方面给杨公,还有咱们刘公封了候,以示褒奖,并安人心;另一面,也让杨公去执掌了尚书台。”

  “这是好事!”公孙珣正色答道。

  “更好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许攸继续冷笑言道。“谁也没想到,杨公录尚书事总揽朝政后,整个人性情大变,宛如木雕一般,凡事不发一言……十万大军在外平叛,州郡沦陷,天子都开始认真处理朝政了,又如何能忍?于是不到七八日,天子便又免了杨公的录尚书事,以前尚书、宗室重臣,也是文琪你的老上司刘陶刘公为尚书令!”

  公孙珣恍然大悟。

  话说,如今党锢解开,各地党人纷纷开始活动,很多人现在就已经被征辟了,一时实力大涨,而宦官又因为跟太平道不清不楚大受打击……此消彼长之下,本来就一定会有朝堂上的政治斗争发生,不然公孙珣也不至于一上来便明白许攸口中‘试探’二字的含义了。

  然而,新上任的尚书令刘陶,却无疑会极度激化这种中枢层面上的政治斗争。

  毕竟,公孙珣太了解自己这位老上司了,他虽然是宗室,但却是个党人色彩浓厚之人,对宦官的立场和态度向来是激进到了极点的!

  有他在尚书台总揽朝政,赵忠那人担任大长秋,两个如此偏狭之人撞到一起,洛阳不闹出乱子就怪了……几乎可以想象,中枢很快就要出人命了。

  “怪不得。”公孙珣不由叹气。

  “那文琪……”许攸进一步问道。“能否做些事情表明立场呢?”

  “当然!”公孙珣眼皮都不带眨的。“子远兄放心,我会从速的。”

  这是当然的。

  宦官和党人弄成这样,谁都得站队,而早在公孙珣年少来洛中游学时,便已经明白,他只能选择党人,因为党人就是士大夫……士大夫和代表了皇权的宦官二选一,还用说吗?除非你割了卵子进北宫,否则疯了吗做个阉党?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外面数十万大军乱战,牵连七八个州几十个军,死伤数以万计,朝中却迫不及待的开启全面政争,而且还逼着在外领兵的将军门表态,倒是愈发显得可笑了!

  许攸得到肯定答复,也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会面到了这一步,其实已经算是有始有终了。然而,公孙珣却没有结束会客的意思,反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许攸许久没有说话。

  许攸登时会意,却又不禁抓耳挠腮起来:“文琪还有事?”

  “子远兄可知道我这次击破东郡之敌,所获多少?”公孙珣干脆利索的问道。

  “多少?”许攸闻言当即便觉得浑身一软,不自觉的便攀着地面将身体向前倾去。

  “金三百斤,银五百斤,锦缎百匹,布缯万匹,钱……三万万!”公孙珣似笑非笑。

  许攸张目结舌,是真的张目结舌,他眼睛都直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可惜啊!”公孙珣见状愈发好笑。“如此多的财货我却已经答应审正南尽数赏赐给全军将士了……”

  许攸闻言心如刀绞,好像那钱是他的一般,但却也顺势清醒了过来:“文琪一定是有事情想问我吧?!”

  “是啊。”公孙珣坦诚道。“军中将领晋升颇多,我就不准备赏赐他们过多金银了……或许还能凑出一百斤黄金来!”

  许攸双目圆睁,胡须颤抖:“文琪莫要戏弄我取乐……我身上哪有值这么多黄金的东西?”

  “只有一问。”公孙珣压低声音,盯着对方询问道。“子远你与我说实话,袁本初到底是如何看我的?”

  许攸也不顾屁股疼了,立即坐直身子捻须不定,一时沉吟不语。

  公孙珣长叹一声,当即起身:“子远兄不愿意说便罢了!”

  许攸想都不想便赶紧伸出双手抓住了对方衣袍,然后恳切言道:“非是不愿说,乃是怕回答不善,对不住文琪那一百斤黄金……我正认真思索本初对文琪你的态度呢!你且停停!”

  公孙珣这才重新坐下,静候对方。

  “你今日不问倒也罢了,仔细一想确实奇怪。”想了半日,许攸方才蹙眉答道。“袁本初对文琪其实非常关心,并在大节上屡有拉拢试探,可偏偏却又有些敬而远之的意味……好像是在文琪这里颇有顾忌,又好像是想刻意保持风采形象一般!这、这是为何啊?”

  公孙珣面无表情,心中却有些波澜四起,其实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

  很早之前,他便察觉到了这一点,自己明明和袁绍在政治立场上毫无冲突,而且还都是喜欢交朋友的年轻人,同时还都是年轻一辈典型的风云人物,可偏偏二人却总是相互敬而远之。

  从他的角度来说,自然是因为袁逢之死难免有些心虚,但袁绍呢,袁绍为何对他也是这般?

  “文琪。”许攸思索再三,也是头疼无奈,便只好勉力恳求。“我一时半会实在是搞不清楚,不如且将这百斤黄金寄下,等我回到本初身边细细为你查探……如何啊?”

  “就这么说定了。”公孙珣当即应声道,没办法,随着党锢解开,袁本初势不可挡的成为了洛中政争主角,他也确实迫切想弄清这个问题。“我差人将黄金一百斤送到我弟公孙范处,你何时得了准信,我何时与你……”

  “君子一言!”许攸迫不及待的起身摊出一个手掌来。

  “驷马难追!”公孙珣面无表情的抓住对方手,又顺势将对方拽了起来。“子远且去……这边还有事情。”

  许攸当即满心疑惑的捂着屁股告辞而走。

  目送许攸离开后,公孙珣直接让人去喊来吕范与娄圭二人。

  “如何?”对着两个心腹,公孙珣开门见山。“赵常侍派遣心腹家人来寻我做什么?”

  “说来好笑。”娄子伯捻须而笑。“他居然是来索贿的。”

  “我二人与他谈了半日,他只说是赵常侍听闻侄女婿‘所获颇丰’,而他侄子赵平最近转任永乐少府,需要钱打点,故此前来索求一些。”吕范也忍不住发笑。“问他要多少,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公孙珣负手立在官寺后院庭中,听着头顶蝉鸣,只是在树下冷笑不止。

  赵忠这哪里是来要钱的?

  从许攸代表袁绍过来便知道,赵忠这分明也是眼见着洛中局势不定,党人、阉宦之争再起,心中多少存了惊恐之意,所以便专门派人前来试探自己这个有兵在手的‘侄女婿’。

  不然呢?

  公孙珣自己都是在奏章送入洛中后才晓得自己缴获了这么多钱,他赵忠如何隔着几十上百里路就知道‘所获颇丰’了?便是猜到了,索贿也得有个数吧?就这么稀里糊涂过来?

  然而,心里明白是心里明白,思及黄巾乱起后的所见所闻,公孙珣却又忍不住觉得可笑甚至悲凉起来——这些日子,他多少见识到了黄巾贼、豪强、世族的两面性和复杂性,意识到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然而,这些人都有问题,那宦官与他们身后的天子就是对的吗?

  一个只知道搂钱的天子,一个连做政治试探都要用索贿这种方式的政治集团领袖,怕是连生气都让人懒得生气吧?

  漫漫苍天,无一人清白!不过,宦官这边干脆上来就是八成黑的,他们的道德水平,让人连可惜都不用觉得可惜,悲哀都不用觉得悲哀。

  当然了,贿赂了许攸的公孙珣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本人却是不自觉的将自己过滤了出去。

  总之吧,便是不考虑谁对谁错,天下大势摆在这里,公孙珣又如何会上他们的这艘破船呢?!

  实际上,吕范和娄圭发笑也是这个缘故了……那赵忠究竟是怎么想的,真以为公孙珣会看在亲戚的份上改变政治立场?!开什么玩笑,不要说公孙珣了,这次出来领兵的五路主帅,怕是无一人会向宦官输诚的,否则就等着天下士人唾骂和分割吧!

  “只是可惜了。”吕范也是不禁摇头道。“朝中党人、阉宦政争激烈,之前和赵常侍互为表里这种东西怕是再也行不通了,日后反而需要有所提防才对。”

  “那是后话了。”娄圭也插嘴道。“如今大军在手我们谁也不怕,便是将来得胜归朝,军功在手,又经过黄巾一乱,天子也会对善战之将有所雍容的,更何况还有何大将军呢?”

  “这倒也是。”吕范点头赞同。“那就不说将来之事了,文琪,这赵常侍的家人该如何打发?”

  “来了几人?”公孙珣终于回头问道。

  “两人。”娄圭当即应声道。“还有一个去见了曹孟德。”

  公孙珣忍不住眯了下眼睛,却又终于缓缓言道:“军情如火,明日便全军进发,往颍川而去。临行前在城南阅兵,将这个来寻我的赵常侍家人与我当众绑起来,活活鞭死!让许子远与何伯求一起来看!也让天下人一起来看!”

  吕娄二人当即色变,却又赶紧拱手称是。

  一日夜转眼而过,公孙珣说到做到,第二日,这名据说要找公孙珣索贿亿钱的赵常侍家人,被堵住了嘴,绑在了柱子上,由新晋军司马张飞亲自动手,活活鞭死在了数万大军跟前。

  旋即,公孙珣登台向上,将所获金银锦缎赏赐与了军中军官,又将万余匹布、两万万余钱,公平赏赐给了此战前的一万余汉军精锐,然后,之前随军顺河而下辛苦操船,如今又要辛苦随军运输军粮民夫,居然也人人获得了数千钱不止。

  至于那些之前的一万七八千黄巾俘虏,也就是如今新编的万余输粮民夫,和数千步卒,却是分毫没有了……也不可能给他们的。

  总之,烈烈骄阳之下,汉军山呼万岁、兴奋难耐,全军士气高昂,直接从城南拔营而起,动身往颍川而去了。

  曹孟德作为两千石骑都尉,这次又被分了四五千新编之卒作为后军,所以最后动身,他临行前倒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被鞭挞到不成人样的尸首,俨然是想起了昔日洛阳往事。

  夏日正盛,多事之秋俨然也不远了。

  “何公还不走吗?”午后空荡荡的校场处,眼见着大军启程,已经骑上马的许攸忍不住催促了一声何伯求。“你我此行算是不辱使命了,一个尸首还有什么可看的?当年孟德不也打死过蹇硕叔叔以明立场吗?一回事!”

  何颙从这个被鞭死的尸首上转过目光,却不禁摇了摇头:“我非是看尸首,乃是看人!”

  “看谁?”许攸终究是个才智之士,立即琢磨出了味道。“五官中郎将?那何公你觉得公孙文琪是何等人物呢?”

  “你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何颙回头捻须笑道。“和曹孟德相仿佛……皆非本初能制之人!”

  心中有事的许攸一时赔笑,却又思绪万千。

  话说,就在此时,距离濮阳数十里外,有一人正辛苦驰骋,正是赵忠派往曹操处却被轰出住所的那人……夏日天热,他单马疾驰数个时辰,终于是满头大汗,酷暑难耐,便下马暂且歇息片刻,却又忍不住从怀中掏出了一枚被汗水浸湿的五铢钱来。

  没错,此钱正是他们此行索贿的结果,昨夜一个叫韩当的人闯入他们住处,绑走了他的同伙,却又放了他连夜而走,还给了他一文钱,说是此钱正是五官中郎将对赵常侍的回复。

  “这是在侮辱自家主人吧?”此人思来想去,也只能是如此理解了。

  然而,大人物之间的事情,便是侮辱也不是自己能置喙的……来时赵忠早有细密嘱托,无论是给了多少钱,他都要亲自点验,一枚钱也要送到的主人身前的!

  本卷完。

  ——————我是价值百斤金的分割线——————

  “太祖破东郡,得钱数亿。中常侍赵忠闻之,自以后从父名,遣家人往东郡及财货事。时许攸奉袁绍命在军中,亦求财货。太祖遂发千金与许子远,复指一钱与忠家人。忠知太祖意,乃不两立矣!”——《世说新语》.俭啬篇

  PS:求一波推荐票!然后还是那句话,为了大家的健康,请晚上不要等……强烈建议每天早上看……不要学我每天熬夜伤身体。最后还有书友群,684558115,有兴趣可以加一下。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风华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