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二十九章 释怀难释意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8-10-24 01:37:00 源网站:读一读小说网
  五月十五,距离苍亭-东武阳一战不过区区五日,东郡就全面光复,公孙珣也没有理由再占据那些县城,于是他立即汇集了因为吸收俘虏所以数量已达两万余的全军,来到了东郡郡治濮阳这座大城集结。

  到了这个时候,公孙珣已然知道了关羽收下了一个名为潘璋的盗马少年,也知道了一个叫于毒的人杀了东阿县令替王度报仇……倒是一时唏嘘。

  但恐怕也仅仅就是唏嘘了,他将那匹神骏白马转手赏赐给了关云长,又叮嘱对方好生教养潘璋,还将东阿县令死亡的消息报给中枢,其余的也就只能那样了。

  不然呢?

  实际上,公孙珣本人自从那一战后虽然称不上心怀郁郁,却也显得久难释怀,这种情况下,连刘备挨了那么深一刀他都来不及感慨,何况是什么潘璋、于毒呢?

  话说这一日入了濮阳城,这位五官中郎将惯例先去探视了一圈被安置下来的伤病员……当然也包括不知道算是倒霉透顶还是走运透顶的刘玄德了……然后便匆匆回到被他占据的郡府官寺内,并率领军中所有军官文吏听取军中长史王修的长篇汇报。

  汇报很漫长,但无论是俘虏淘汰、选拔、编制,还是各部军功讨论,其实都还算顺利。

  这倒不是说这些骄兵悍将都是老好人,不愿意为这种关系到他们荣誉、实利的东西而斤斤计较。

  乃是说:

  一来,王叔治这个人确实有些令人称道的地方,总体上的公平他是做到了的;

  二来,这些能够来到堂上找个凳子坐的军官们最少都是六百石的曲军侯起步,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个人升迁’其实只掌握着公孙珣和中枢两处,在这里扯淡没用……而实际上,公孙珣对他们的举荐和军功表述,早已经在数日前便快马送到京师了;

  三来,说到底,那一战后,公孙珣本人在这支军队里的威望已然是到一定份上了,当着他的面,还真无人敢撒泼!再加上这几日公孙珣少露笑脸,所以便是曹孟德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分毫不敢扯淡!

  故此,这次大规模军议一直到最后也都显得波澜不惊,直到王修在结尾时忽然念出了一串数字!

  “多少?”上首几乎已经要昏昏沉沉睡着的公孙珣猛地一惊。

  “凡一郡十八城,外加贼军苍亭大营,共获金三百余斤,银五百余斤,锦缎百余匹,布缯万余匹,钱……三万万有余。”王修捧着账册重新念了一遍。“其余甲胄兵器早已经充入军中,不得统计,粮草堆积过甚,尚未计算。”

  堂中也一时鸦雀无声。

  数字太大了,无论是程普、关羽诸将,还是吕范、娄圭、审配等人,又或者坐的最近的曹孟德,便是见惯了大笔财货的公孙珣此时却也忍不住一时沉默。

  而隔了许久后,这位持节中郎将方才正色询问道:“如何还有这么多?当日我平定高句丽,虽然金银颇多,可钱帛……这也多太多了。”

  “君侯。”王修掩卷后正色答道。“无他,实在是东郡太富了,高句丽不足以相提并论。”

  公孙珣再度无言。

  王修说的当然是大实话,能有这么多缴获,实在是因为东郡太富了。

  要知道,东郡人口六十余万,本身远比高句丽繁茂不说。更重要的一点是,东郡地跨黄河,地形狭长,几乎位于大汉的正中央,俨然是一等一的四面通衢之地、富庶所在。

  这样的大郡,多少百年积聚的豪强大户、商家富豪,即便黄巾军队对世族豪强多有避让拉拢,即便光复城市时有不少府库贼窝被基层士卒和地方武装第一时间公开分润,即便有大量财货散逸,也依然剩下了如此多的财物!

  战争财三字名副其实。

  实际上,闭口不言的公孙珣思来想去许久,但最终却也只能是一声干笑了:“没成想东郡比高句丽富如此之多。”

  这是一句用来掩饰失态的典型废话!

  曹孟德见状,倒是干脆拱手称贺:“文琪何必多想,本就是你该得的。”

  众将也纷纷称贺,并未有任何要讨论这笔巨额浮财的意思。

  什么意思?公孙珣为何失态?曹操以下全军将领为何称贺?

  答案很简单,因为王修所念的这笔财货,除了后面的粮草、军械要充入军中外,前面那些金银钱帛,其实已经是公孙珣的私财了!

  没错!不少扯入战事的东郡豪右们积攒了百余年的财货,甚至是官方府库,在通过黄巾军倒手之后,如今理所当然的成为公孙珣的‘缴获’!而且,下面的军官士卒们早已经在往各县邑的‘接收’与‘追逃’过程中拿走了自己的那一份,这笔钱能出现在王修的账簿上,本身就说明,它从头到尾按照规矩就是公孙珣一个人的!

  而且,这一点是得到了朝廷默认,甚至是鼓励的。

  甚至这个一度让公孙珣都感到震惊的数字都还是合理的……比如说这里面一万余匹布缯,看似很多,但董卓当年作为张奂手下的军司马,独立领一路将配合张奂击破羌人,由于没有直接缴获,朝廷一次就赏赐给了他九千匹布缯作为补偿。

  那么总而言之吧,这笔数目巨大的财货,公孙珣是现在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而且不需要承担任何政治风险,甚至是道德风险……因为此时此刻,全大汉朝都已经把这笔钱认可为他公孙珣的私产了。

  这就是这年头带兵打仗的一个规矩!

  “我……”

  公孙珣欲言又止,他想说点什么,或者作出某种安排,但终究只是挥手让众人全都散去,并茫然一时。

  如此举止,倒不是说公孙珣被这笔钱迷花了眼,他还没这么丢人现眼!人家家里不富裕的董卓获得了九千匹布的赏赐后都知道一匹不留,全部分给下属,他家富钜亿的公孙珣又何至于如此眼皮子浅呢?

  实际上如果这笔财富稍微少一点,公孙珣说不定立即就要全军集合,当众把所有财货都分下去邀买军心。

  之所以犹豫,乃是说这笔钱确实多的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再加上之前与程昱讨论战后局势,以及河堤上那一幕,让这位持节来东郡的五官中郎将多少对战乱后的东郡百姓产生了一些同情心。

  于是,他本能的想拿这笔财富惠及一下当地百姓。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仓促之间公孙珣根本想不到任何一种让底层百姓直接得利的方式!因为任何一种方式都必须要经过本地世族豪强的手,而本地的世族豪强偏偏同样损失惨重,经过他们的手,只能意味着公孙珣领兵一走他们便要将这笔财货尽数夺走……如此举动,毫无意义嘛!

  不然呢,总不能直接排队发钱吧?要是那样的话军中士卒如何想?不发钱给我们,给那些人?

  “君候!”就在公孙珣蹙眉遐思之际,堂前侍卫忽然拱手汇报。“王长史去而复返,求见君侯。”

  公孙珣心中一动,便赶紧让对方进来。

  “君候是在想如何用这些缴获接济当地百姓吗?”王修依旧捧着自己的账册,倒是开门见山。

  “请叔治教我。”公孙珣并未起身,便直接言道。

  “并无什么好法子。”王修正色应声道。“东郡举郡皆没,世族豪强俱遭兵祸,无外乎是深浅不一而已,君侯拿浮财救助百姓,你在时万般皆好,一旦受命而走,这笔钱财是逃不出本地豪右手心的。”

  “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公孙珣愈发蹙眉。

  “不妨分些军粮出来。”王修轻声建议道。

  公孙珣一时默然不应。

  王修见状赶紧稍作解释:“这些天我随审司马浮河而下,眼看着整个东郡黄河两岸被兵祸荼毒,田中青苗被踩踏毁坏,十不存三……此时死了那么多人,未必显出饥荒来,但等今年秋收后,却必然要出乱子!故此,君侯留再多浮财,都不如在濮阳府库中多留些粮食。”

  公孙珣终于微微颔首,并展露笑颜。

  他起身来到堂中王修跟前,拍了拍对方肩膀,稍作勉励:“叔治仁心,确实只能如此,既然如此,你回去计算一下,看看能腾出多少军粮出来便是。”

  言罢,便要折身回坐。

  “其实,君侯或许还可以上书朝廷请求免去东郡一年赋税。”王修忍不住继续谏言道。

  “之前战后表奏军功时,便已经如此向天子进言了。”公孙珣头也不回,应声而答。“这两日天使就该到了,听消息便是!”

  “是属下冒昧了。”王叔治怔了半晌,眼瞅着对方从容落座,这才微微回过神来。“可既如此,君侯其实已经是尽力而为了,为何我还依旧觉得君侯神色不渝,心中闷闷不乐呢?”

  “因为治标不治本啊。”公孙珣坐下来坦言道。“你我所言俱是解一时之困,便是此番征讨黄巾贼,亦不过刮去腐肉的举动,而大汉其实病入膏肓……叔治以为呢?”

  郡府大堂深邃广阔,义从们持刃立在堂前阻隔,故此堂中其实并无第三人能听得此言,而王修听得这话,先是一怔,然后却又良久不语。

  “叔治为何不说话啊?”公孙珣盯着对方追问道。

  王修捧着账簿,缓缓反问道:“君侯想要我怎么答呢?”

  公孙珣闻言当即失笑道:“叔治既然不愿意答,我其实也大概明白你的心意了……放心吧,我并无逼迫你的意思,也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依照你我年纪,将来还是大有可为的,而若时局扰乱天时自动,你可愿依旧随我而行?”

  “君侯说的哪里话?”王修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自昔日君侯辟我于北海家中,咱们君臣的名分便已经定下,自那日起,属下便从未想过会弃君侯而走!今日所忧虑的,也只是怕君侯逆势而行,有失德行,如此而已……须知道,君侯之前所为,并未有半点相负于天下的举止,修常常以此为荣!”

  “我确切的明白了!”公孙珣闻言也是长出了一口骑,然后便再度起身来到堂中,第二次笑着拍了拍对方肩膀。“能得到叔治的追随,实在是我公孙珣的幸事!但能得到叔治的认可,才是我最得意的事情……叔治啊,你要知道,我如今麾下英才也算是车载斗量了,此事唯独问你,是有缘由的。”

  “属下惭愧!”王修躬身而答。

  “君侯!”就在这时,门外义从再度扬声禀报。“审司马也去而复返,再来求见。”

  “请他进来。”公孙珣自然不无不可,却是神采飞扬了不少。

  王修后退数步,立在一旁,而审配风风火火扶刀而入,见到王修在此,倒是微微一怔。然后却又干脆不理,直接在堂中拱手行礼,然后便扬声询问:“不知君侯准备如何处置缴获?”

  “正南以为呢?”公孙珣微笑反问。

  “我此来正要有所劝谏。”审配正色言道。“君侯家中富甲一方,何必拘泥于区区财货,不如尽数拿出,赏赐给军中将士,以慰军心!”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公孙珣再度轻笑道。“叔治刚刚也是建议我这么做的!”

  审配对着王修遥遥拱手示意,王修也是赶紧捧着账簿欠身相对。

  “既如此。”公孙珣点头道。“等中枢旨意到来后,确定了去向,便由你二人辛苦一下,在城外组织一场阅兵,咱们顺势把这三亿钱一万匹布尽数赏赐下去!”

  审配闻得此言愈发兴奋,也是赶紧再度拱手称赞:“君侯的慷慨气度足以让海内侧目!”

  公孙珣笑而不语。

  而又是此时,门外义从却又第三次躬身回报:“君侯,成军侯也来了。”

  “让他进来。”

  成廉也是风风火火赶入堂中,见到门内审配、王修二人,虽然不熟,却依旧颇有礼貌,挨个问好后才对公孙珣当堂大拜。

  “这是何意啊?”公孙珣负手挑眉问道。

  “属下冒昧,求君侯赐字……”成廉伏在地上小心言道。“数年不曾追随君侯身侧,但廉从未忘记君侯的恩德,也绝不敢对君侯有半分不敬之心!昔日并州旧人,魏越、高顺,还有我全都出身贫贱,如今却只有我一人无君侯赐字,实在是难堪!”

  “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呢。”公孙珣当即昂然应声道。“廉者,边也,就叫你居正吧!你出身边地,以武勇为爪牙事我,如此倚仗,若在太平时节,本不会有多大成就。但如今天下动荡不安,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你若能把住本心,居身持正,忠心事我,将来说不定也会有一日配青戴紫,光宗耀祖的!”

  成廉叩首连连感激不尽,王修捧卷不语,审配则不由眼皮一跳。

  ———————我是眼皮乱跳的分割线—————

  “昔,太祖破黄巾于东郡,得钱钜亿,其以家富,欲尽散于外。时东郡历兵祸,残破无形,王叔治乃谏济士民求德。未几,审正南复至,谏言尽分财帛于上下,以求军心。太祖思屡再三,乃更其章,分军粮于民,散财帛于军。上下遂称其德。”——《新燕书》.卷六十八.列传第十八

  PS:重申一遍,为了大家的健康,请晚上不要等……强烈建议每天早上看……不要学我每天熬夜伤身体。

  还有书友群,684558115有兴趣可以加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灵气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读一读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